< 返回

特殊女性行业的中产之路

头像
U友说

u性情

“眼泪并不是女人惟一的武器,你两腿之间还有一件,最好学会用它。一旦学成,自有男人主动为你使剑,而这两种剑恰恰都是免费的。”

————《权力的游戏》

1

前些天误打误撞闯入一个隐蔽的微博生态圈。这个生态圈里的每一名用户,她们的id大多都是一串难以搜索识别的乱码,个人资料栏往往将性别女设置为男,行文间充斥一堆黑话用于区分“自己人”和“外行”。这些黑话有例如:

我有一个k(我有一个客人);

今晚又是铁房(表示客人难搞,需要过夜);

最近在考虑出不出(出台,由陪吃陪酒的坐台转为卖身的出台,收入大涨);

不带雨衣有危险(不采取安全措施)。

这个圈子里的女人时常点赞一些“女生就是要靠自己”的女权微博,用其他同行的光速堆金神话(比如: xx姐说她马上要在市中心买第四套房了)来激励自己,同时周旋于多名金主之间,偶尔向微博上的其他“姐妹”讨教如何才能最快让男人心甘情愿为自己买房买车。

优谈TOP

肉体上的无间和感情上的错位使得她们陡生出相应的愤怒和贪婪,于是她们贬低恩客的原配,嘲弄金主的痴情,但人性的恻隐又会让她们在夜深人静时辗转悔恨,于是那一个个心上的窟窿,只能期许用一张张沉甸甸的房产证来填满。

毕竟那是她们唯一的安全感,她们最后的底气。

古人常言,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

命,指的是你人生的起跑线,或生来贵胄,或母胎贫穷;运,指时势,在五项里重要性排第二,例如高考运涨超常发挥,高考运跌失常落榜;风水,指环境,周边人事物可能给你投来明枪暗箭,也有可能给你雪中送炭;积德指品行好,读书就不用说了,在五项里的影响里最小,是唯一一项能发挥个人主观能动性的。

优谈TOP

在阶级上升通道逐渐收紧、中产焦虑大行其道、史家胡同小学的一场普通运动会就能刷屏社交网络的今天,有这样一类不为人知的职业,正当势头、日进斗金的速度超过我们的想象。

这个行当并不考量你的原始积累(学业上的积累或是父母那边带给你的社会关系上的积累),你不需要懂spss/R/python/ Java/英语四六级/CFA/CPA,你甚至不需要掌握任何工具,因为你的金身肉塔,就是工具本身。

这类职业我统称为“卖脸业”,包括但不限于:

网络主播、美女传销、个护微商、美妆穿搭博主、模特、伴舞、美体教练、淘宝网红或者是二次元世界里专门为宅男提供拍摄的“福利姬”等。

从业者大多忠于某种流水线审美,清一色的韩式平眉、日式钛合金狗眼美瞳加竹竿小细腿、斩男色口红,一群 angelababy wannabes. 大多是底线低的人。

这些人由卖脸逐渐过渡到卖身,就成了我们这篇文章所讨论的“特殊工作者”,或是说是,外围女。

2

依托于网络平台的新兴性产业的发展与传统色情业已经大大不同。

不知道去过香港的人有没有听说过一种叫做“一楼一凤”的传统特殊服务业,常见于旧区独立大厦,一个单元由一个烟花女租借并营业,这是香港一种半公开的色情业,因为香港法治对私有产权的保护,导致这类经营模式得以存在,某种意义上是对香港实行多年的禁娼令的一种嘲弄。

优谈TOP

有社会工作者对这类“凤姐儿”做过访谈,从事这个行业最普遍的原因有以下两个:1. 文化水平低不足以找到体面工作;2. 来钱快,背负债务或者养家活口的压力。在生活成本高昂的香港,每月几万元的创收对于她们而言是非常有诱惑力的。

农村地区这类服务业也普遍存在,只是更原始粗放型——留守村的个别妇女在村口搭个棚摆张床就可以接客;城乡结合部发廊小妹和洗浴小妹的服务稍微精细;夜总会则是土老板的最爱,后宫佳丽三千的帝王错觉是服务的内容之一。

再上一层就是如今那些靠着网络时代红利跳入欲海、化身捞女的外围了,她们入行并不是为生活所迫,她们也并不屑于南山南、东莞东。她们主打“高端私人定制”,并且还衍生出了外围经纪人这一职业,把比较高端的外围、嫩模之类的以会员制的形式介绍给特定的土豪老板,堪称外围业里的PE私募。

优谈TOP

越来越多家境平平、小有姿色的大学女生试图分羹高端市场,她们外表清纯天真,以“初恋”的形象进入客人眼中,善于将每一次酒店云雨包装成“成功大叔还是籍籍无名的屌丝时面对初恋女神求不得、心所向的‘圆梦之旅’。”

优谈TOP

这群人的朋友圈无比光鲜,在各个好餐厅、星级酒店、旅游景点下打卡,乍看之下与普通白富美无异。然而只有她们清楚,自己所拥有的每一瓶lamer面霜、每一条Tiffany项链、每一双MB钻鞋、每一个香奈儿流浪包,背后的代价是与魔鬼的交易。

有时也不得不佩服大数据营销的精准和对年轻女性的洗脑,人们的确很难在这种消费主义的围追堵截中克制自己的欲望。

现在很多种草公众号,尤其爱说这么一句话——“你30岁的时候得到18岁时想买的那条裙子已经没有任何意义”;越来越多平台比如小红书之流,一群甚至还未成年或者20出头的网红不断给你推荐各种大牌包包、动辄上万的T恤。

前段时间欧阳娜娜在网上发了自己的卸妆视频,视频里香奈儿的化妆包闪闪发亮,各种名贵化妆品护肤品摆了一桌。如果范冰冰流光溢彩的“土豪护肤墙”能够勉强让我们压住自己的嫉妒心,屏息承认这些都是她多年工作财富积累的成果的话,那欧阳娜娜呢?

她只有18岁。

优谈TOP

以前互联网信息不发达,穷人对富人的生活是“皇帝也用金斧头锄地” 的可笑想象;现在一根网线你就可以接通全世界,各种billionaire的日常就晒在眼前——原来他们还能这样生活,原来一千万的车长这样,一个亿的别墅长这样,原来还有这么贵的面霜和化妆品,原来有钱人是这样给小孩资源的。

然后看多了之后一部分人开始焦虑,一部分人还觉得自己好像也要这样活,但现实口袋里又没有这么多钱,然后就开始各种哭穷,觉得活不起了,年轻女孩之间流行的网络言论风向就变成了———没有金钱作为后盾的年轻就是廉价的年轻

囊中羞涩的她们纷纷以老阿姨和和贫民窟女孩自居,变老的焦虑哗啦啦席卷,似乎只要过了25岁,你眼下出现第一道皱纹时,你用不起la prairie的鱼子酱眼霜,就活该余生都在下水道里对着老脸顾影自怜。

拜托,不是你用着上好的面膜,每晚做着最贵的脸就能称为精致女孩的好么。真正的精致,是你知道自己当下想要什么,并且从容地去一步一步追求它。任何看似一步登天的捷径,其实早已暗中标好价码。

3

我在国外留学时,算间接认识一个海外外围女。她有自己的sugar daddy, 她的车和学费全都是那个40多岁的已婚白人大叔交的,算是长期的供养关系。

纽约、洛杉矶更是有某些善于钻营的留学生,靠语言学校拿一个签证,混进国外当地的华人豪车俱乐部当伴游中介,把手中的女留学生资源整合起来提供给那群富二代,获得抽成。当然,最终被警察发现后遣送回国也不是什么少见的事。

相比于国外签证上的诸多限制,国内的商务伴游早已形成了完善的产业链。

网友曾经爆料她朋友圈的某个女生,天天世界各地旅游,最爱干的就是在高档酒店里对着镜子发照片——巴厘岛宝格丽私人海滩的余晖,新西兰皇后镇蔚蓝的天空、迪拜富丽堂皇的帆船建筑、曼谷夜店的表演狂欢、首尔style nan da的网红购物楼,然而摄影师从不露面。

优谈TOP

后来才知道无非是富二代高价求租可以出境的好看的性器官,五天三万,七天五万,包吃包住包机,在朋友圈那些精心P过的effortless chic的照片后面,她不会告诉别人,她为那些富二代服务时是多么认真和卖力。

聪明的外围赚了钱就会对自己投资,所谓的“投资”也就是去整容,直接回报就是下次金主的价格也许会更高。有些甚至会整成明星的样子,换取更高的要价。比如之前的凤凰新闻就写过这么一件事:

“北京有个姑娘叫豆豆(化名),本来就长得有点像古丽娜扎,之后都照她的模样来整,每个月去韩国这填一下,那弄一下,接的单都万元起跳,一个月能赚七八十万以上吧!”

网上一堆人爆料自己的乡镇企业家亲戚花几块、几十万就能睡到一线女星,很大可能上他们这些亲戚睡到的是整容高仿。

更有远见的外围还会去开个店做生意,或是去国外读一个门槛极低的水学位,化身为白富美女实业家或者海归高知女神,彻底洗白。

优谈TOP

一般外围女做到27、8岁左右就准备退圈了,这个年龄差不多钱也赚到了,也比较好嫁人,去医院粉刷一下“隧道外部标识”,紧一下“隧道内车道”,然后退圈离开进行资本原始积累的城市和熟人,回家或者换一个城市,该旅游旅游,该相亲相亲,该做美容做美容,然后在追求者里选一个条件好的嫁了。。

之前网上有人老有人说外围都找老实人接盘,一帮男屌丝还迷之高潮,怒吼“我们老实人究竟做错了啥”云云。我想说你们多虑了,外围找的是富二代中相对不来事的,无论是退圈前还是退圈后,你们根本不在她们的考虑范围内。醒醒吧。

4

不过,成功的外围女神话或许也只是“幸存者偏差”,如果她们中人人都能活得这么好,也就没有“上岸”这个词,那些“笑贫不笑娼”的言论也就不会在网络上人人喊打了。

在传统的道德伦理里,张开双腿赚钱,本来就是最为人不齿的行当。

古今中外,文学作品以妓女为主人公的不算太少,较为有名的有杜十娘、焦桂英、陈白露,有羊脂球、娜娜,等等,她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是以悲剧收场。

小仲马《茶花女》里的主人公玛格丽特,算是顶配版的外围女鼻祖了吧——巴黎上流社会最有名的交际花,被公爵收为义女,天生丽质,妩媚超群,一张艳若桃花的鹅蛋脸上,嵌着两只黑眼睛,黛眉弯弯活像画一般。

优谈TOP

她那辆栗色骏马驾着的蓝色四轮轿式小马车,每天都准点驶过香榭丽舍大街,风光无限,家中往来,皆是王室贵胄,青年才俊。

结局如何?连谈恋爱的资格都没有。她倾全部积蓄,抛弃老公爵可以给她的马车、夜宵、钻石和郊游,与男友到乡间归隐,奢望平静的生活两情缱绻。

然而男友出个门偶然碰见了玛格丽特以前的情人,就立马怀疑她不忠; 男友的父亲闻讯后也赶来乡间兴师问罪,唯恐她的妓女身份让男方家族蒙羞,恋情最终无疾而终。

在一次重修旧好之后,男友甚至送来500法郎的钞票作为"度夜价钱",玛格丽特遭此打击,病情加剧,生命垂危。她把男友阿尔芒当成了理想的情人,而对方却始终没能忘记她是一名妓女。

她的身体最后也彻底坏掉了。交际花时期的玛格丽特夜夜笙歌,一个月中有25天拿白茶花,5天拿红茶花(白花表示有空接客;红花表示身体不舒服,特殊时期),最后因为和客人乱搞染上肺病,独自病死在公寓里。死后除了尚有余情的男主,没有一人前来祭奠。

优谈TOP

再问问现在这些外围女们,有几个能拥有玛格丽特当年美貌和风光?

长期从事卖肉行当,会让人的下限一步步跌破。今天可以给客人倒酒,明天就可以因为金钱的诱惑半推半就,大后天因为一只卡地亚手镯对客人在房里架摄影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久之后就可以在一些老司机网站看到自己的激情时刻了。

中国不像美国舆论那么自由,卡戴珊可以凭借录影带出名,你却只能因为摄影录影带被某个熟人不经意间认出,身败名裂。

那些最早被中介忽悠,缺钱想去赚个零花钱、顶替某个饭局、陪陪老总简单唱个歌吃饭的小姑娘,基本上用不了多久就会在这行里越陷越深。

为啥?单纯坐台免不了客人摸了个遍,喝十多瓶啤酒,厕所吐三、四次,为了维护关系,还要陪客人去吃夜宵,被送回住处,一晚上拿个小几百的小费,第二天循环往复。

一个月下来,除去吃饭、化妆品衣服、打的、房租,身体疲惫跨掉,还挣不了几个钱;而另一边出台,处女的一血还值钱,一晚上可能是成千上万甚至更多,很难想象这种差异带来的抉择变化。

你说你2000不干,20000也不干。当有人看上你,往你脸上一次甩二十万的时候,现实的窘迫只有让你张开了双腿。

什么叫“积重难返”,当她们习惯了一晚上成千上万的收入以后,还会满足办公室朝九晚五打卡一个月就小几千还不够买几瓶神仙水的生活吗?当你见过大方的主顾因为你的几句甜言蜜语就给你奖励上万礼物,还会满足于同校的青涩男生在路灯下给你小心翼翼递来的那束玫瑰花吗?

她们只会心里暗暗想:好幼稚,我可不是你一束花就能买下的。没准她们还会反问你:你跟你男朋友睡,我跟我干爹睡,都是睡啊,有什么区别。

长期从事这种卖肉行业,会让人对爱情失去最美好最单纯的向往。特殊工作者们因为见证了太多有家室的“好男人”找上门,而泯灭了自己对于感情仅存的初心,她们最常挂在嘴边的话是:不要相信任何男人,好好赚钱,做自己的女王

不得不说这番女权宣言被她们说出来着实有点讽刺意味。其中有一些刚入行的,因为没能做到“断心忍性”,甚至会爱上长期光顾自己、照顾自己的嫖客;还有一些女生扮演着双面伊人,瞒着男朋友混迹夜场;最奇葩的一种是女的找了男鸭,两个人一起靠当各自金主的寄生虫生活,互不干涉,只是为了有个陪伴。

她们痛苦吗?至少我看到的10个外围女的微博里,有9个人会在半夜发那种“这一生恐怕都不会有人接纳最真实的自己”的感慨。

在爱情里算计的人永远得不到真爱情。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让一个不能拥有爱情的人坠入爱河,而她又缺乏能力和决断以及正确三观去赎回爱与自由,只能任凭放纵消耗,燃尽自己的生命。

优谈TOP

长期从事卖肉行业,最终还会丧失自己的生存技能,因为习惯了双腿一张的营生模式,导致对“付出-回报”这一普适规律无法适从。

曾经读过一篇分析王宝强和马蓉关系的文章,作者指出:马蓉完全高攀了王宝强,金钱与美女两者最大的不同在于,美女是平均分布的,而金钱具有集聚效应。

现在的美女太多了,每个地方都不乏美女苗子,山区或者十八线县城里的张花或者李芳,她们拾掇拾掇并不比北上广利的violet、Christina丑,只是她们缺乏一个被发掘的途径和机遇罢了。

更别提现在微整这么发达,修修补补,又是下一个杨天宝。而有钱人的数量,虽然这些年因为货币增发和国家高速发展(拆迁)的影响大幅增加,但真正的富人,从来都是万中无一的。

哪怕你身为一个运气很好的外围,最终傍上一个富豪,但最终可能还是免不了被当成金丝雀圈养的宿命:对方给你买包买鞋,但就是不给你“砖本位”(房子),也不出钱帮你做生意自立,将你的经济命脉牢牢抓在手里,最终你色衰爱弛,两颊深深凹陷,法令纹里嵌满悔恨。

毕竟富人也不傻。

5

中央二套的《对话》栏目中,一位大四女生提问说:“现在社会上都说‘学得好不如嫁得好’,请问这一点是否有道理?” 我想这个问题换一个问法用在这篇文章里也合适:“现在社会上笑贫不笑娼,说自己辛苦赚钱不如靠男人轻松赚钱好,这一点是否有道理?”

有些东西,的确短期之内会给你带来巨大利益,选择它也许对你来说有一万个理由,但是不选择也只有一个理由,所以我的答案跟当时担任主持人的王利芬老师相同——“别让时代的悲哀,成为你人生的悲哀。”

最后,向大家推荐一部妓女为题材的电影,《香港有个荷里活》(周迅主演),或许能让你们更加了解黄金年代下那些堕落的灵魂。

优谈TOP

立即下载 更多精彩

Copyright © 2017 Yurong'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003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