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银河:我提倡的性模式
透路社
05月07日

长期以来,每当我说“喜欢某一种性模式的人有权利做他们想做的事”,不应当被枪毙(比如换偶的人),不应当判无期徒刑(比如贩卖淫秽品的人),不应当判刑(比如木子美),总是遭人误解,以为我在提倡这种性模式。我也一再分辨:我不是提倡!不是提倡!!不是提倡!!!可有人就是听不进去。说实话,作为一个社会学者,我一直关注某事的“是什么”和“为什么”,对提倡什么一直不怎么上心,总觉得提倡什么是牧师、政工师和国家领导人的事,不是我的事。

但是,今天,我想破个例,我来说说我提倡什么——但是首先声明,不是出于道德的考虑,而是出于防病的考虑。我认为,从防病的角度,我提倡以下三种性模式:

第一,我提倡发生在熟人之间的性,反对发生在陌生人之间的性。当然,所谓熟人,首先是夫妻。所以,老想知道我提倡什么的人请注意,我首先提倡的是夫妻之间的性行为。其次,也包括一对一的同性恋性关系,老朋友之间的性关系。简言之,你对性对象的性活动史最好是知根知底的。如果有一点点含糊,请让对方去做了艾滋血清检测,等检测结果出来之后,再跟他言性。

第二,我提倡双方不交换体液的性。从安全角度来说,这种模式比第一种更安全些,因为夫妻之间有时候也有对对方性接触不全了解的情况。而不交换体液的性活动就少了一重危险。此类性活动包括虚拟性活动(网上的、电话的),自慰性活动和虐恋性活动。虐恋性活动中往往根本不包括性交,仅仅角色扮演就可以使双方得到性快感。所以,福柯把虐恋类性活动叫做“性的非性化”,也就是性的非生殖器化。福柯还把性解放的口号改为从性中解放,也是这个意思,就是别成天老想着性,好像强迫症一样。

第三,我提倡禁欲。其实,这是防止艾滋病传播的最终解决方案。如果所有的人都能禁欲是最好的。西方已经有禁欲风潮。大家找点别的事去做,同时防了病,岂不是最好的选择?当然,我所提倡的禁欲没有一丁点儿宗教色彩,不是认为性有什么不好,只是在这个艾滋病时代防病的一种安全措施而已。

好了,现在你们知道我提倡的是什么了。再次重申,我所提倡的性方式完全不是从道德角度出发的,换言之,我并不认为和陌生人的性、交换体液的性、或不禁欲是道德不好,只是觉得这样的性不安全,会传染艾滋病。所以我并不欢迎过去攻击我的人由于我提倡禁欲而以为我在道德上上了一个台阶,从而改谩骂为表扬,我事先谢绝这种文不对题的表扬。

优谈TOP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