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儿女啊,普通人如何改变命运?
秦朔女朋友圈

优谈TOP

  • 这是秦朔朋友圈的第1830篇原创首发文章

    .

优谈TOP

过去归零

时间有形状吗?我想它有时是方的,有棱有角,有章有节,戊戌年一到,时间就宣布换了人间。有时是圆的,圆润到走丢了都不着痕迹。一年年的春节聚会,同一拨亲人,面孔相似,但就是突然在某一年,你发现宴会的主角从招呼喝好吃好的前辈变成了大谈区块链的小辈,曾经挥斥方遒的老人就在那一年猛然枯萎下去,目光里失去神采,就如辉煌一时然后衰败的诺基亚手机。时间给众生都带上了面具,让你差点以为父母永远生猛,自己可以一直追风,千年万年这么活下去,直到有一天,音乐一停,面具撕落,时间到了。

在人生蹭蹭蹭往上窜的时候,时间呈现的景观就如二狗从村庄回城的路,高耸的楼房代替了大片的农田,二狗换上了西装,抛却了乡音,越来越接近城市的时候,他变成了Justin。而在一些人生落难的拐点,时间呈现的景观就像白皙肥美的藕突然遇到了藕节,这个晦暗的节点让原来洋洋洒洒的生长逻辑变了样子。就如人生总是猛然在一些晦暗的节点——倒霉,大病,下台,才最明白事理,开始懊恼之前的狂妄和愚昧。

时间有时候只是松松垮垮地堆到一个人身上,像是身上堆砌的冗余脂肪,那些人大概在二三十岁时就死去了,此后的岁月都像在重复自己的1/4半生,日复一日。有时候却是紧绷绷的,被未来蛊惑的创业者,全年无休和时间赛跑,要是能多给个十天半月等于从天而降追加的投资,简直睡觉都会笑出声来。

时间有时候好像是从生活的表面浅浅划过去的,比如每趟长假结束的前一天,你都会思考日子怎么会说没就没了,每个假期都短到仿佛从未开始过。有时候却像和人们建立了深入的同盟友谊,就如此刻我的大脑在飞快地转着,字一个个打出来,我好像用尽了正在过去的每一声滴答。

而时间最残酷的一点,是擅长把过去的很多东西归零。就如工作数年了,学历没法说事;创业了,曾经的500强经验没法说事;不在其位了,权利成了过眼烟云。荣耀并不能一直傍身,而盼头与希望,多半是用余下的时间创造的。

优谈TOP

优谈TOP

切割当下

时间易逝,易废,会归零,但人生的秘密,好像都悉数藏在这分分秒秒燃烧的时间里。

前半生和后半生的分界线在哪里?有人说,是此时此刻。我对“当下”这个话题感兴趣,是因为我也老抓不住它。我们的脑子总是控制不了被耿耿于怀的过去和柳暗花明会不会有另一村的未来占据,只有在一些危急时刻或者冒险运动的时候,意识才会急转到当下。可能世人都怀有“侥幸”,对当下的忽视是普遍的。比如人人都说读书好,可没有人会在荒芜的青春里倏忽拿起一本书看就洞穿人世,“当下”了解的那丁点知识并不能立竿见影,读过的书只会悄无声息转化成骨血和储备,而在质变之前,读书是苦闷的。又比如我们知道决定一个人的健康,60%其实来自于生活习惯,缓慢而微妙地对着身体施工,可我们总是为自己找借口,熬夜一两次没事的啦,要到后来“东窗事发”招数用尽,才知道为何过不好这一生。

人生也分近景、中景和远景,这意味着时间也需要作切割,分类做不同的用途。就如买来一块肉,要切分开来,这块是红烧,那块是小炒,其他要放进冰箱备用。所以有些时间花在解近忧,有些是在备远虑,如此一来近景有了着落,远景也开始慢慢清晰。一个研究说,辞职后迅速开展第二职业的人往往都是在做第一份的时候就在储备了。毕竟风云刮来刮去的年代,做工作的“游牧民族”或许会成为常态。时间一分如何掰成两瓣花是后话,但把极易逃走的时间作了分类,就如先把调皮的小鸟抓在手里,再慢慢撸顺毛。

普通人如何改变命运?拿在手里的只有时间,时间一直都在,24小时人人平等,看怎么用。举个例子,假如从今天起要读完1万本书,开足马力一天啃一本,需要30年,如果偷懒一点点三天一本,一年100本,需要100年。这么一想,大概人人都知道该怎么对待时间了罢。

优谈TOP

优谈TOP

进化、净化自己

而我们,都是时间的儿女。

不管是不是爱她,还是曾抛下她,时间都雕琢我们,养育我们,也责罚过我们。

小孩子在学校上课,突然父母来访,总是会突感羞赧。就如本来好好在世外桃源玩耍着呢,突然就被拉回了现实,必然不适。小时候对“贫富”、”阶级”的理解极为肤浅,比如北京的小孩子之间攀比,会说,你爸爸有几个警卫员啊?虚荣心大战乐此不疲。而读书时,好学生们都死死抓着排名表不放,要把对自己所有的认同都建立在这数字之上。可当人长大,越来越了解世事,看遍了人心的每一个角落,势必变得坦然、大方,不怕被揭短,不屑于虚荣。时间让我们从幼稚的战争中毕业,心平气和地接住从天而降的命运。

听过很多人后悔,感叹人生,懊恼自己从某一个不小的年龄才开始懂得。但你知道么,最近的生命科学研究发现,人脑的中央处理器——“大脑前额叶”这个东西要到30岁左右才发育成功。“大脑前额叶”是人脑最高级的部分,专门负责判断和决断。所以对30岁之前犯过的错,不论是工作没找好,恋情伤了人,还是生活没目标,判断和决定出了错,或许都情有可原。民间故事里往往有这样的桥段,男人为了改变生活找贵族的女儿结婚,可是结婚以后才发现,人生最温暖的东西才不是什么财富、地位,而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最后悔不当初。时间会减少我们“对着幻景就纵然一跃”的桥段,而是还没到悬崖就开始勒马。

而到了一定年岁,价值观也会重刷一遍。一个同学去巴西旅游,碰到的向导是曾在Citi和DB的交易员,后来发现金融圈是幻想,索性改行做了导游。身价不菲的企业家斩断旧业,重新起航做起慈善和公益,不为赚钱,全为使命。好像身体里面长出了一种崭新的人格,透着佛陀的澄亮。这是人生的进化,亦是“净化”。时间,也会让我们脱去世俗的外衣,拿出赤子之心。

时间让人进化,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人就是这么摇摇晃晃过来的,有走歪的时候,有摔到伏地不起的时候,也有永远的伤疤,后来走着走着走顺了,即便不被人拽住衣领用力晃几下,也不会被岔路蛊惑了。不要急,也不要慌。哪有一蹴而就的事情,有时候非常相信一件事,走着走着就不相信了,又要换一种活法,若再不相信,还要再换。就如年轻时执着于爱情的人们,宁可高飞宁可摔死的心态,到后来也知道人生要画一张合理分配的饼图,有事业,生活,爱好,亲情,友情才行。

也开始学会低悬,不要摔死,要平,要稳,要活得长久。

张爱玲在小说里写,“如果你认识以前的我,就会原谅现在的我。”这是一个不完美的过程,却是一个完整的人,做了一场时间的儿女。

优谈TOP

优谈TOP

敬畏未来

龙应台在《1964》里写了一场悲伤的同学会。1964年她正好12岁,时隔44年,56岁的她去开了一场小学同学会,想看看12岁那年的玩伴都怎么样了。

优谈TOP

| 龙应台《1964》插图

她写道: 在我们十二岁那一年,如果,我们有这么一个灵魂很老的人,坐在讲台上,用和煦平静的声音跟我们这么说:“孩子们,今天十二岁的你们,在四十年之后,如果再度相聚,你们会发现,在你们五十个人之中,会有两个人患重度忧郁症,两个人因病或意外死亡,五个人还在为每天的温饱困难挣扎,三分之一的人觉得自己婚姻不很美满,一个人会因而自杀,两个人患了癌症。你们之中,今天最聪明、最优秀的四个孩子,两个人会成为医生或工程师或商人,另外两个人会终其一生落魄而艰辛。所有其它的人,会经历结婚、生育、工作、退休,人生由淡淡的悲伤和淡淡的幸福组成,在小小的期待、偶尔的兴奋和沉默的失望中度过每一天,然后带着一种想说却又说不出来的‘懂’,作最后的转身离开。”

这段很悲,却再真实不过。去翻以前的那些毕业照,里面的人青春气好像要溢出来,每一个人都好看。但数十年后,却无法预知每个人经历过怎样的遭遇,又有怎样的结局。我有同学已经富甲一方,也有同学已经得了绝症,还有同学早就遁入天堂。

你能想到,在这数十年里的时间轴上,中国诞生了淘宝,微博和微信,多了淘宝店主,网红,意见领袖这样奇异的职业,城市里打劫也打不到现金,微信成了外挂器官,而弹幕是新的聊天方式,数字货币一度成为人们心中的天堂,随后天堂又失了火。一个个新世界从地底下长出来,旧世界被弃如敝屣,而人们还在埋头挖矿。与历史上所有的朝代类似,这个时代的风云诡谲,毫不逊色。有一些是时代的噪音,事后才知道不用理会;有一些是时间带来的潮水,汹涌一阵就走;而有一些却是命定的趋势,不上这趟诺亚方舟就一辈子翻不了身。

你也想不到,生活三部曲一步步地从“钻木、取火、打猎”,“攻城、略地、进爵”,变成了如今的“创业、健身、旅行”。

优谈TOP

这一生有无数的浪潮打在我们身上,但作为时间的儿女,时间带给我们最大的恩赐,还不只是让我们变好了或多或少,而是如何面对余下未知的人生。我们无法预测最终的结局,但仍然平静面对,并充满期待。要从中获得什么,一定是先产生敬畏,没有理所应当。身处困境,心会转念,而不是无法动弹。30不立,就推后几年吧;40有惑,就再学习吧;50知了天命,也不妨重新再来。我们把时间带来的教育转化成不断的自我教育,找“不确定”中的“小确定”,这才是时间最大的雕琢之恩。

《1964》最后一句话是:没有一个老师,会对12岁的孩子这样说话,因为,这,哪能做人生的“座右铭”呢?

优谈TOP

优谈TOP

优谈TOP

秦朔朋友圈微信公众号:qspyq2015

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号:qspyqswhz

投稿、内容合作、招聘简历:friends@chinamoments.org

优谈TOP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