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兰兰:记者阿姨,除了真相,别的真的一点都不关心?
Miss杺

人血馒头换来的关注热度……那馒头沁着血,热乎乎的冒着热气……

不好意思,我一个情感心理学和星座博主又没忍住想“蹭”一下社会新闻的热度了,关于汤兰兰案件,我有一些不成熟的小观点,与不食人间烟火的澎湃新闻王乐记者和新京报的记者以及凤凰新闻的记者同仁分享。

分享之前,我先分享两个新闻故事:我在很多年前,看到过一个新闻专题报道,忘了是哪国,肯定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一名女记者,她融入到东南亚国家最严重的的童妓群体里将近一年,慢慢取得这个群体里面老鸨和童妓的信任,和她们做朋友,然后报道还原了东南亚地区童妓的生存现状。

我记忆非常深刻的是这样一组图片:一个大约134岁的女孩儿迎接一个50岁左右的嫖客,然后带着这名嫖客进入格子间关门,服务完以后,嫖客给钱走人,小女孩儿职业的收钱风尘的招呼再来,接下来是一个30岁左右的老鸨妇女过来把嫖客给小女孩儿的钱拿走的同时给了她几个玻璃球,小女孩儿拿到玻璃球以后出门和其他童妓一起玩,这时的小女孩儿和刚才接客时的童妓是一个人,但是表情却完全又透露出孩子最天真的笑容。因为是在外网看到的,所以我已经无从查找了,抱歉,不能拿出有力的证据让你相信这组照片的存在,接受质疑。下面的新闻故事有实锤,请耐心看完。

优谈TOP

赵铁林镜头下的16岁卖淫女阿V和她的男朋友小吴

另一个我记得是中国的一位摄影师,名字叫赵铁林,他在1999年出版过一本影集《另类人生——一个摄影师眼中的真实世界》,拍摄过程十分漫长,也是通过很长时间的接触,取得了座台小姐的信任之后,才有机会拍下她们真实的生活。同样有一组照片印象深刻,这名村妓当时只有16岁,作品里给这个女孩儿取了个代号叫阿V。她和男朋友小吴来到这个小姐聚集的城中村落脚,为了养活自己和男朋友,小吴逼阿V出来做,阿V在接客的时候,脸上流露出的风尘与年龄不符,嫖完之后嫖客还不忘对阿V说教一番(嫖客教育妓女从良从来都是天大的笑话)。生意好时,阿V还会带上男朋友和朋友去城里改善伙食。女孩儿得意的走在前面,两个男人跟在后面,这张照片里的女孩儿脸上没有风尘,是一种孩子般得意天真的笑容。

优谈TOP

嫖客完事后对阿V说教

优谈TOP

阿V抱着她捡来的小猫,嫖客饥渴的等着阿V开张做生意

优谈TOP

阿V生意好,兴高采烈的带着男朋友和朋友进城改善伙食

优谈TOP

阿V收到嫖客给的假币,一脸无助

优谈TOP

阿V模仿模特步

说完这两个新闻故事,我们来说说汤兰兰,你们口中构陷全村,如同电影《狩猎》里的女孩一样“处心积虑陷害亲人”的14岁小女孩儿。

所有人看到的是女孩儿如同《狗镇》里一样的无助,最后法律伸张正义保护了女孩儿,而我们正义的记者发出了对案件的拷问,理由是全村都没有目击证人,罪犯喊冤说自己被刑讯逼供,以及汤兰兰姑姑录下的汤兰兰“敲诈”姑姑的电话录音。以及一个孩子对轮奸细节的描述过于详细不符合常理。好,咱们逐一做一次站在人性角度的客观分析。

西方对于未成年人保护的法律是非常健全和发达的,在这方面,亚洲和非洲都属于未成年人保护的重灾区,阿富汗严重的童婚,东南亚的童妓,非洲的性奴都时刻提醒我们,同一个世界,有人生活在天堂,有人活在地狱。我国在亚洲国家里可以说是非常先进和发达的,但是强奸幼女这样的严重犯罪也是最近两年才由“嫖宿幼女罪”改为强奸幼女加重判罚的刑法重罪。嫖宿幼女,这本身就是无法想象的一个罪名称呼,这是对童妓合法化的一种默许。很高兴的看到,国家的经济在进步的同时,法律法规也在不断的完善。终于取消了严重违背人性的“嫖宿幼女罪”。

有人问,为什么全村没有别的妇女被侵犯,只有汤兰兰被侵犯?汤兰兰如果是被父母当做村妓赚钱,怎么可能放着村妓不嫖而去找同村“良家妇女”的麻烦?!在一些情色行业合法化国家的认知里,性工作者可以有效的降低强奸案的发生概率,这个道理不难理解吧?再说,同村妇女,哪个家里没有护着自己的亲人?!而恰恰这个汤兰兰,是被父母出卖的,所以全村人都认为这是一个安全的没有任何麻烦的发泄兽欲的对象,是个人,都会对这个孩子所经历的绝望感到不寒而栗,而不是发出质疑。

优谈TOP

所谓的全村没有目击证人,为什么没有?因为全村都侵犯过这个女孩儿,记者大人们按照都市的普世价值观质疑全村男人侵犯这个幼女,难道全村女人都是吃干饭的么?!呵呵呵……别用你们城里人的思维考量农村,家庭暴力在很多农村地区甚至一线城市都是广泛存在的,事发地东北农村,属于重男轻女重灾区,女人在家里的地位和话语权能有多少?!不招地域黑,只是客观的说,打老婆在某些地区是体现男人当家做主的男权象征,男人嫖,老婆敢吱声儿?!找打呢?!事后为什么全村没有女人举报作证?这个也很好理解。大街上看夫妻动手打架,一个路人上去劝架把男的打了,老婆肯定护着男的,说不定还拉偏手帮着老公一起打。夫妻打架是人民内部矛盾,外人打老公,这是一致对外的敌我矛盾。这是很多被男权洗脑的女人的普世价值观,越落后的地方,女人越是如此护短。男人出轨,女人打的是小三,全村女人都恨透了这个“勾引老公的”汤兰兰,怎么可能帮着汤兰兰作证让自家男人蹲大狱?!

优谈TOP

我不带任何歧视的讲一个事实,我身边有一位女性编剧,山东济南人,她来北京十年了,不回家过年已经快五年了。我问她为什么不回家过年,她的回答是,我们家女人不许上桌吃饭,我受不了,所以不回去找那个气受。这对于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的女性大概都不会相信,即便相信也会觉得这是偏远山区才会有的事,可是,这是山东济南。为了不地域黑,我再说个北京的,我初恋家里是北京东四环边上的城中村,2001年的时候我第一次去她家吃饭,平房院子里,男人们在正房的大桌子上吃饭,女人们端菜盛饭,看男人们吃的差不多了,收拾了碗筷,女人们在厨房里聚在一起吃饭,我去厨房帮忙,女朋友的爸拉住我说,男人别进厨房,老婆孩子热炕头没出息。2001年的北京东四环城中村里,女人还不能和男人平等的上桌子吃饭。

你没经历过,你理解不了,并不代表这个世界就不存在这样的事,并不代表你就可以质疑这件事的可信度,你质疑只能说明你对这个世界了解的浅薄和无知,这不是你作为一个媒体从业者理直气壮拷问被害人的理由。很多我们无法想象的恶行,就真实的发生着,你没听说,你没看见同类事情,或者你的成长环境里没有的经验,只代表你是幸福的,幸运的,你没有出生在地狱,你不能掩耳盗铃,你的不合乎常理是不符合你的人生经验,新闻记者可以质疑一切,但是建立在强大的知识储备和见多识广的广泛社会常识基础之上的。而对汤兰兰的质疑,是丧失人性的行为。

一直在炒作的关于汤兰兰“敲诈”姑姑的电话录音,让你们质疑汤兰兰是一个非常有心计的处心积虑要陷害所有亲人的十恶不赦的小恶魔的“最有利的实锤”证据。恰恰就是这段录音,凸显了一个14岁小孩儿的无知和天真以及姑姑的老谋深算和处心积虑的套路。

还说回到著名专新闻题摄影师赵铁林镜头下的阿V,一个16岁的少女,在拍摄阿V的时候,这个女孩入行不过1年,就已经经历了打胎和性病,她面对嫖客时的风尘可以用老道来形容,在对自己的男朋友时,无比的天真。之前我看过一个刑侦方面的书,里面写着这样一个故事,说刑侦人员捣毁一个组织容留妇女卖淫的团伙,审讯为首的案犯时,办案人员问为什么这些妇女都不跑,服从他的管理?!这个老鸨说,大部分都是被骗来的未经人事的小姑娘,他们的方法就是,击垮她们的自尊,女孩第一次就被轮奸,而不是强奸,然后不许穿衣服,在一个封闭的房子里,随时供团伙成员发泄,快的一两个星期,慢的一个月,女人的廉耻和自尊就被完全击垮了,大部分都会认命,甚至有些还会依附于团伙的某一个成员变成固定的情人关系。(这就是著名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成年女性尚且如此,一个从7岁就被父亲强奸,被父母当村妓招嫖的幼女,而这噩梦一直到14岁!7年!孩子每次看着父母收取嫖客的嫖资的时候,我很理解有一天她想自己收这笔钱。可能在她心里,早就不把摆脱这样的生活作为希望,而仅仅是希望自己出卖了身体能自己得到这笔钱。7岁也好,14岁也罢,在那样一个地狱般的环境里,所有人包括父母都是恶魔一样的存在,她不仅没有辨别好坏的能力,而且还修炼了一整套最适应环境的求生存的办法,这很难理解吗?!她越像一个老油条,越证明她之前的生存环境有多恶劣,这就是你们抓住不放的实锤铁证吗?!

至于刑讯逼供,呵呵呵……碰瓷我们都见过,诬陷警察最好的方法就是大喊警察打人了,然后自己撒狠儿给自己弄出点儿伤来。一帮人本来以为撑死了就定个嫖娼罪,因为在他们眼里,他们就是在嫖娼。没想到被英明的法官重判。翻盘的唯一办法就是撒泼诬赖警察打人,才能把他们的证词推翻。这用脚后跟儿都能想明白。

至于其他的质疑,诸如轮奸的细节怎么记那么清楚?!被轮奸怎么没带更多的陈旧伤?!以及普通女孩儿被这样虐待精神早不正常了,汤兰兰没疯这不符合常理。记者都在以一个生活在温室里的花朵去揣测一个悬崖峭壁上的小花怎么可以长在石头缝里一样愚蠢的质疑。记者王乐觉得,这个孩子没死都是质疑这个案件真实性的理由。不由得让人倒吸一口冷气。汤兰兰唯一的目的就是活下去,活下去难道不是人的本能吗?!你是觉得一个7岁的孩子就该像一个贞洁烈女一样自杀保全自己的清白吗?!估计这位女记者被强奸也不会自杀吧?!你自己都不能做到的忠贞刚烈,你去质疑一个7岁的孩子为啥没疯没死?!一个被全村人奸淫了7年的孩子为什么会记得那么多细节……这不是记忆啊!这就是这个孩子7年来的生活!你会忘记你上次摔跤是星期几,你会忘记每天吃饭喝水吗?!她所说的不是某一段记忆!而是在复述她的生活,你会质疑她说的这一次跟上一次有差别?你会记得清一个星期每一天吃过的饭吗?!你只会记得你吃过这些菜,这些复述有些许的差别和出入难道不合理吗?!她除了是一个14岁的花季少女,她还是一个被强迫奸淫7年的童妓……她描绘的那些细节越细,越让人心碎啊!我看到这样的质疑气的手都在抖!

中国确实存在冤假错案,也确实依靠着一群执着的法律工作者和记者追求真相的毅力把冤假错案平反昭雪,比如聂树斌案,比如呼格案。但是,冤假错案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快!快审,快判,快定罪,快执行。说真的,一个两个甚至两三个人共同犯案的案子还有可能是冤假错案,十几个人的案子,经历一审二审,四年才终审判决,当地公检法和妇联联合调查,经历了多次慎重的证据不充分,发回补充调查。我不相信这件案子是冤案。因为这个案件没有冤案的任何特征。抓了40多人,放了很多,真的只是因为侵犯的次数不多,形不成你们要的证据链所以才逃避了法律的制裁,有证据的只有最后这十几个人。仅此而已,就如同电影《狗镇》里描述的那样,这个村子每一个人都不是好人,每一个人都该死!

汤兰兰案,是我见到的对未成年当事人最尊重,最保护完善的一起教科书一样的案例,也证明了中国法律的进步和文明!可当地公检法、民政系统和妇联人员费尽心力保护起来的未成年受害人就这么轻易的被记者王乐把现在的详细信息公诸于世了……那可笑的马赛克,只遮挡了最小范围门牌号,甚至都没遮住哪条胡同那栋楼,还呼吁所有人把汤兰兰人肉出来,让她出来证明,证明当初被轮奸了7年是真事儿……让质疑的记者信服、满意,让围观的群众看的尽兴?!

真的很激动!网民没有被脑残记者煽动情绪。抛开其它不提,单说未成年人保护这一条,试想一下,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被长期轮奸,警察叔叔解救她多年以后,犯罪分子出狱找记者说是冤案,然后记者就在只听一面之词(全村的一面之词,人数多使记者相信三人成虎)然后让这个孩子站出来,给记者解释清楚,让记者了解“真相”。

我挺佩服新京报、澎湃新闻和凤凰新闻这三家新闻媒体的,他们用行动告诉我们:除了真相,别的我一概不关心。国家冤假错案有国家赔偿,你们呢?如果错了,你们能给汤兰兰什么?!汤兰兰又要面对全村人的报复追杀。如果汤兰兰因此而死,这人血馒头博来的关注和点击率,你们还满意吗?!

一位微薄认证是凤凰卫视出镜主持人的记者是这样声援同行的:

优谈TOP

除了真相,别的我一概不关心?那,一个孩子的人命呢?也不关心?!追求所谓的“真相”不能也不该丧心病狂的像一头露出獠牙的饿狼。活在《狗镇》的世界里,操着《狩猎》的心。即便是《狩猎》里,每一个人也都是保护着孩子,没有一个人像你们一样去拷问。

另外,《狩猎》里诬陷的是一个人,汤兰兰案涉案人数40余人,几乎包括全村男性,最后判决十几人,十几个人都屈打成招?!我不知道别人,我上学的时候遇到校园霸凌,高年级一个人掰我的右手食指,就为了让我说个?“服”字,最后我食指骨折也没说,从那次之后在没有人敢欺负我。所以,十几个人没有一个人是硬骨头,我不信,除非那地方就出软骨头!

我想问问女记者,真相让你公之于众之后呢?!加薪升职?!汤兰兰你还管吗?!她被你毁灭的新生活你还管吗?!她万一死了,你真的除了真相,别的一概不关心吗?!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