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纵火案庭审后,林生斌和莫焕晶律师分别说了什么
每日人物-sl83m4

2018年2月1日,保姆莫焕晶盗窃、纵火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进行了公开审理。

对遇难者家属林生斌来说,遗憾的是,庭审尚未进入辩论环节,他就因违反法庭纪律被带离法庭。

庭审前期,穿着黑色西装的林生斌,始终双手合十,用手臂支撑着桌面。大部分时间,他都低着头,眼神滞留在一处,鲜少望向莫焕晶。

失控发生在下午2时28分。

当公诉人在举证过程中说到,消防与医护人员检查朱小贞及孩子们已经没有生命迹象时,林生斌突然失声痛哭。在庭后接受每日人物的采访时,他称自己“控制不住,头脑一片混乱”,他看到桌上代理人的保温杯,顺手拿起砸向了莫焕晶。第一次,击中了她的右臂,法警将保温杯捡起。第二次,他将保温杯投向莫焕晶,遭到女法警的制止,混乱中失手砸到了女法警的面部。

庭审进行了将近12小时。据多名参与庭审的人士称,这次庭审中,公诉人及原、被告代理人的表现“都非常出色”。整场庭审围绕莫焕晶有无故意纵火、放火后是否积极参与救援展开了详细的举证、质证与辩论。

此案曾经历波折。首次开庭时,开庭仅半小时,莫焕晶原辩护律师党琳山以检方怠于取证、最高人民法院尚未答复他的指定管辖申请为由,退庭抗议。此举被审判长视作自动放弃辩护,致使庭审终止。

优谈TOP

再次开庭时,莫焕晶接受了杭州市中院为其指派的两名援助律师。其中一名是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晓辉,是该所的高级合伙人,擅长刑事辩护,履历丰富。他坦承,接这个案子,“会有压力”,但还是要履行职责。

每日人物获悉,庭审前日,林生斌代理人唯一申请出庭作证的证人、绿城物业保安杨彦军反悔失联,没有出庭作证。

杨彦军自称是唯一一个在18层楼见到莫焕晶的人。此前,杨彦军接受财新的采访时称,他在1802的入户门——而非莫焕晶所供述的保姆门,见到了她。而在庭审中,杨彦军的证词证言被认为可信度低。

庭后,林生斌和莫焕晶的代理律师王晓辉分别接受了每日人物的采访,以下是对话。

林生斌:我不后悔拿保温杯砸莫焕晶

每日人物:庭审结束后什么心情?

林生斌:没什么心情,回去的时候心情郁闷,酒喝醉了,今天头晕。

每日人物:为什么心情郁闷?因为想起那段事情(砸保温杯)吗?

林生斌:我上午是一直很克制的,到了下午念到那段话的时候,念着念着,我忍不住哭了起来,心里就越想越恨。看到桌上有个类似水杯的东西,我抓起来就砸过去。后来法警冲过来阻拦我,把水杯捡起来,又放在我的面前。当时很混乱,人很多,挡着我,我看不清,又砸过去,是向她(莫)的,刚好法警冲过来,(杯子)就碰到她了。

三四个人把我带出去了。我不知道会砸到法警,后来他们说了我才知道。我愿意当面去道歉,或者去看(望)一下,我来承担医药费。

每日人物:后悔吗?

林生斌:我不后悔,没有什么好后悔的,就是悲痛之下的潜意识行为。在念到那一段的时候,我想起了小贞和孩子。人毕竟是有血有肉的,再理性和克制,也需要一种发泄吧。宣泄出来,我感觉心里会舒服一点。

主要遗憾的是我没能参加后面的辩论。自己当时很想打她一顿,看到杯子我就扔出去了。我后悔砸到那个女法警。如果砸她(莫),我是一点都不后悔。

优谈TOP

庭审后林生斌在微博上为自己的失态行为表示道歉。

每日人物:这样的画面以前在脑海里浮现过吗?

林生斌:没有,之前法院一直和我沟通,怕我控制不住情绪。不断有领导跟我说,一定要控制住。他们也建议我不要坐在那个(原告)席上。因为我有些东西是一定要质问她的,所以还是强烈要求坐在那里。

每日人物:你想质问她什么?

林生斌:我们对她这么好,她为什么这么狠心,这么恶毒呢?也想发泄骂她一下。我也想问她当时完全可以冲进去带一个孩子出来,为什么见死不救?我没有准备一定要问她什么,律师就说,按照你的想法说。我中间说了几句话,庭长就说,这些到后面的辩论再说吧。但有时候想说话,是我没有办法控制的。

每日人物:她在庭上供述了很多,有没有说到比较触伤你的地方?

林生斌:我感觉她满口谎话。她的前夫也说她爱说谎话。律师在帮她辩护,但她说的,我不信。

每日人物:莫焕晶和她的律师主要辩护两点,第一她不是有心害你的家人,第二就是她没有逃离现场而且参与了救援。你之前知道他们的辩护策略吗?

林生斌:我的律师说想过他们会做这样的辩护,为她减刑。不管她是无心的,还是出发点是为了救火借钱,但造成的事实是存在的,所以这点是不可原谅的。另外,她说参与救援,我觉得满口是谎话。

每日人物:公诉方提到消防救援没有问题,你认可吗?

林生斌:这个问题,我存在质疑,我只能这么说。

每日人物:从上一次退庭到这一次开庭前,你做了哪些准备?

林生斌:之前跟律师沟通比较多吧。证人没来,我挺失望的。来之前是沟通好的,我们觉得证人是挺重要的。不过我一直相信法院会严惩这件事情,我也没有太担心。我希望法院能判处她(莫焕晶)死刑。

每日人物:庭上对他证词是有一定判断的,认为他的证词有很大问题。

林生斌:昨天说到这个问题也是各执一词,所以我们希望他当面来对证。可能接下去也会向法院提出申请,希望他出庭作证吧。

每日人物:当你得知他不会来的时候,你联系过他吗?

林生斌:我给他打电话,但他没有接,不知道是不是受什么力量的影响不敢来。

每日人物:昨晚你回家后,朋友都在,也喝了点酒。朋友跟你说什么了吗?

林生斌:朋友主要是关心我,问我后面发生了什么,安慰了我。我说没事。

每日人物:你之前去了色达的佛学院,现在庭审也结束了,心情有没有得到调整?

林生斌:从色达回来以后心态会好一些。庭审结束后也蛮紧张,不知道结果会怎样,又想听到,又怕听到。

优谈TOP

林生斌在色达佛学院。图/新浪新闻

每日人物:你会不会想去给他们扫扫墓?

林生斌:我经常去的。前几天不是还给他们堆了雪人嘛。下雪的时候,给他们堆了一个大雪人。这两天因为开庭的事情没去。

每日人物:一件大事暂时放下了,会有精疲力竭的感觉吗?

林生斌:哎,筋疲力尽,怎么说呢,都累吧,心累,接下来还有这么多事情。

每日人物: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林生斌:接下去听听民事诉讼吧。

每日人物:是针对物业和开发商的民事诉讼吗?

林生斌:对。

王晓辉:还是要保证她(莫焕晶)有自我辩解的机会

每日人物:当法律援助中心联系你代理莫焕晶一案时,你是什么反应?是果断接下还是经过思索后决定?

王晓辉:肯定是有考虑的。这个案子大家都很关注,对我们来说也有压力。另一方面,会考虑有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准备,能不能圆满地完成辩护的任务。

每日人物:看你的朋友圈,你的女儿问你为谁辩护,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对话?

王晓辉:周五那天早上起床后,我10岁的女儿考完试在家。她就问我,你为谁辩护?她也知道这个事情,我说给保姆辩护,她就撅着嘴,“哼,不理你”。我问,“为什么不理我”,“如果你做错事了,我打你、骂你还不让你辩解,你觉得怎样?”她就回答:“哦,好吧!”她貌似听懂了。

老百姓经常会提到,辩护律师是替坏人说话的。虽然她(莫焕晶)做错事了,也造成严重的后果,但是既然接受审判,就应该保证她获得辩护的权利。

每日人物:如何考虑被害人的感受?

王晓辉:我在辩护的开篇就对被害人方表示了同情。我也曾做过被害人的代理人,所以能体会被害方的心情。

每日人物:支持林生斌的网友非常多,舆论很大部分要求严惩保姆。为这样一个当事人辩护,会有心理压力吗?

王晓辉:这个案件社会关注度大,特别是民意对她很不利,尤其在没有完全了解事情经过的情况下,一边倒的声音,会有压力。家人也表示过关心,但更多还是支持。

优谈TOP

每日人物:第一次会见莫焕晶是什么时候?见到她是什么情形?后续有几次会见?

王晓辉:12月29号(28号接到通知),我们会见了她。第一次会见时我们还没有看案卷,没法就细节进行深入的交流,就是简单地沟通是否认可我们作为她的法律援助律师,我们相互认识一下。

我问她对辩护人有什么要求,对这个案件有什么想法。她的情绪比较平稳,话不多,她和我们提了两点,说希望帮她“还原两个事实真相”:第一,她不是有意造成朱小贞母子四人死亡的后果;第二,她放火后没有逃离现场。那次会见大约1个多小时。后来直到开庭时一共会见了6次,她的情绪一直很平稳,我们之间的沟通也很顺畅。印象最深刻的是,她谈到酿成的后果时会哭。

每日人物:最初拟定的辩护思路是什么样的?后来有没有进行过调整?有哪些你们认为对莫焕晶有利的证据?

王晓辉:大方向没有变,只是在不断地完善。辩护思路主要就是围绕几点:结合雇主关系看,她并没有放火的动机;她点火的行为是故意的,但对火灾的发生是持否定态度的,以及后果的酿成具有多因性。火发后,她确实有一系列救助的表现,这个在庭上我们和控辩达成一致了。虽然控方说她的援助是无效的,但援助无效的前提是有援助。她也没有逃离现场,她下去是保安杨彦军让她下去的,下去后她试图回到18层,消防员吴峰可以证实她要求上来。

优谈TOP

林生斌的家已经是一片废墟。图/卫诗婕

每日人物:辩论情况如何?

王晓辉:控辩很激烈。

每日人物:开庭前见过林生斌吗?

王晓辉:没有。

每日人物:庭审中,有没有出乎你意料的细节或信息?开庭前对莫焕晶做了怎样的辅导?

王晓辉:都在预料范围内。庭前把开庭程序跟她介绍一下,哪个环节需要她发言。总结陈词时,她说不要赌博,这个我们没教过她。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她就感慨,后悔没有听家里人话,及早戒赌。

每日人物:庭审结束后你都做了些什么?

王晓辉:睡觉。

每日人物:你如何评价这次庭审?希望得到一个什么样的裁决?

王晓辉:这个留给大家评价吧。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