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山、大雪与迷雾间的派出所当警察,是怎样一种体验?
朕の愛妃
01月14日

导语

长安君(ID:changan-j):前几天的大面积降雪,在为人们带来冬日惊喜的同时,也让全国许多地方变得银装素裹、分外美丽。

然而,在位于“鄂西屋脊”的湖北海拔最高派出所——巴东县公安局绿葱坡派出所,警察蜀黍们却顶风冒雪,奔忙在出警的路上。

有人和这群终年扎根在高山、大雪与浓雾中的警察蜀黍们来了个零距离亲密接触,并用镜头和文字,记录下了他们迎战风雪的最真实点滴——

漫天大雪与浓稠迷雾。

这是绿葱坡派出所的标志,或者耿直点说,是劫难。

所长李峰说,如果把全年一分为二,那么这里半年笼罩在大雾里,另外半年则被皑皑白雪覆盖。所以绿葱坡有一句俗语——

“半年不见天(雾大),半年不见地(雪大)”

可这并不是褒扬。

要知道,在海拔1800米崇山峻岭里,大雾和大雪无疑都是致命的,因为这意味着在山路间会有更大几率发生意外,而跌落山崖的结果必然极其惨烈。

指导员向奎所站的位置位于善化线,08年发生过一起车祸,5人死亡。

优谈TOP

近年来,随着“生命防护工程”的推进,水泥墩子和钢铁护栏在公路边不断修筑,为过往司乘的生命上了“安全锁”,但民警们仍不敢掉以轻心,在暴雪来临的第一时间便将这条险路封闭,并且每天前来巡视。

优谈TOP

刘家荒村三岔路口、231省道、村镇集市……民警们的足迹每天都会遍布绿葱坡的各个角落,反复检查、提醒的结果,是群众们更加安全。

但这是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换来的。派出所位于山顶上,无论是巡线还是出警,都必须驶进蜿蜒危险的山路,一个打滑,一次操作不慎都有可能万劫不复。

可以说,他们每次出任务都是在“玩命”。

可他们的家人并不想他们“玩命”。

副所长黄明锋的妻子一直在利川工作,而他,则在这荒高山上的派出所里呆了六年,每半个月回家一次。

因为两地分居和工作危险,妻子跟他吵过、闹过,甚至差点儿离婚…

问起妻子现在的态度,黄明锋苦笑,虽然她仍有抱怨和无奈,但更多的是理解。

转折发生在一次大堵车,那是她来绿葱坡探望黄明锋的路上,因天气原因,省道上发生了多起车祸,她也在大巴里和其他乘客一起被堵在车流中。

天气寒冷、长时间滞留……乘客们都在焦急地等待警察的到来,言语中满是期盼。车辆终于缓缓向前挪动,她突然发现是自己的老公在车流中疏导,而乘客们都报以掌声。

坐在车上,她当时就哭了。

从此,她对丈夫的职业有了新的认识——原来这么多人需要他。

于是当处置了数起车祸、疲惫不堪的黄明锋出现在大巴门口时,乘客们都雀跃起来,而妻子看他的眼神也自此多了一份宽容。

毕竟,在这动辄夺人性命的恶劣气候里,需要这位“勇敢者”的,远不止她一个。

跟他们出过一次警后,我怀疑我当了个假警察。

因为这趟警出得太艰难,难过上青天,难过走蜀道,难过取西经。

印象中,出警是拉响警笛,“嘀嘀”一下就风驰电掣地抵达现场。

然而在绿葱坡,上午11点半出警,在路上开足马力奔波了1个半小时,几经翻山越岭才抵达现场——抗家岭。

这里一个贫困户家的羊怀疑被人偷了,十分焦急,毕竟对她而言这只价值上千元的羊无异于一笔巨款。

青年民警税东详细询问笔录,并详细分析着情况。

优谈TOP

而在绿葱坡派出所干了十二年的老辅警雷仕林则耐心地开导着老人,让她减轻思想压力。

结果如民警们所料,羊只是走失了,最后自己又走了回来。

回去的路上,我问,你们每次出警都是这么艰难吗?

税东说,是的,因为没办法,辖区近七成的地儿都是高山,山路难走。

2017年夏天,山下一农户家里牛丢了,他开2小时车下山,又徒步4公里帮忙找牛,几乎被热晕;

2017年初,231省道上发生事故,他下午6点接警出门,晚上10点多才历经艰辛抵达现场,然后下车沿着省道一起一起处理现场不计其数的事故。等到全部处理完,已经是深夜。

虽然到现场“很慢”,但我丝毫没觉得警车在偷懒。这辆在整个巴东县公安局算得上最高档的欧蓝德在厚厚冰层和狭窄公路上最大限度疾行着,甚至会让我在心里默念“慢点儿啊老铁”。

税东说,尽管路是真的很难走,也很危险,但老百姓打“110”说明他确实急了,需要帮助,必须以最快速度赶到身边,哪怕只是安抚,哪怕只快一分钟,也能让他好想一些。

所以税东和小伙伴们从来都是在坎坷出警路上全力奔跑着,就算不能早到,但也绝不会故意迟到。

而这“奔跑”为他们赢得了尊重——路上有车遇到我们都会主动让路。

赢得了信赖——路人会主动过来说笑,全然没有距离感。

赢得了爱戴——在找羊走访的过程中,附近居民主动邀请我们进屋,拿出好吃的零食直往我们手里塞……

我想,原来他们一直以来的“奔跑”,老百姓们都记在心里。

贫穷。

这是绿葱坡的关键词。

而百科上“老、少、边、穷”四个字则将这里的困境概括得无比精准。

深山里不比大城市,有海量的监控探头,不计其数的警务站,最新最潮最科幻的黑科技。

这里只有人。

并且,很少。

5个民警,5个辅警(算上做饭师傅),肩负着228平方公里2万多人的治安、交通、消防…

尽管巴东县公安局对这里特别照顾,最好的物资都往这里倾斜,却终归远远不够。

论硬件条件,他们绝对是贫穷的,但他们并没有被贫穷限制想象力。

他们自办了一个微信号,叫“巴东警事直播”。

这不是需要巨额开发费用的“服务号”,也不是一天只能发布一次信息的“订阅号”,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个人微信号,用朋友圈发布信息,但作用非凡。

当恶劣天气来临时,他们在一线“眼见为实”的预警比任何天气APP都迅速▼

优谈TOP

当险情稍弱时,他们真挚的提醒,让人即使置身冰天雪地里也备感温暖▼

优谈TOP

这大概是史上最没技术含量的“警务创新”,但这日日夜夜不停歇的坚持,避免了无数车祸的发生,拯救了无数可贵的生命。

于是这个小小的微信号,在只有2万多人的小镇里拥有了4000多个粉丝,几乎每条提醒都被点赞与感谢淹没▼

优谈TOP

谁说这种平凡不伟大呢?

跟随他们出警时,遇到一件事儿让我瞠目结舌。

许多被积雪压弯、冻住的竹子挡住了路,倘若在城市里,电锯一开动,“刷刷刷”这些磨人的障碍物就彻底拜拜了。但在这儿,他们对付障碍物的方式居然是——摇。

优谈TOP

雪花飞舞中,竹子上的积雪一点点被抖落,渐渐直起腰杆;而民警们的肩上、头上则逐渐白了起来……

我问,为什么不把竹子直接砍掉,多简单,否则明天又被雪压弯,你们又得费时费力地摇。

税东轻描淡写地说,这是附近村民养的竹子,他们生活也不容易,不能砍,我们辛苦点就辛苦点,不算什么大事儿。

几个人默契地摇完竹子后回到车里,继续出警。

而在一旁的我心想,风雪中的“爱民”不止于救人、坚守这些大爱,更有像“摇竹子”这般具象的细节,对群众的困难感同身受,为百姓设身处地打算,这份“绿葱坡式温柔”,让我惊叹。

仅仅在这儿呆了不到三天,我就已经被这深山里极端的天气和几乎为零的消遣“折磨”得够呛,所以很难想象所里的兄弟,如何能在平均半个月回家一次的频率中耐得住这份清苦。

但从他们整齐的警容、乐观的笑容和逗比的笑话里,我大致猜出,陪伴他们的只是那简单的两个字:信仰。对职业的信仰。

优谈TOP

来这里之后,我发现自己并不想用溢美之词去堆砌这里的美好,我只是想给你真实呈现这一群终年扎根在高山、大雪与浓雾中的勇敢者、奔跑者、创新者。

绿葱坡派出所全员▼

优谈TOP

▲所长李峰

优谈TOP

▲教导员向奎

优谈TOP

▲副所长黄明锋

优谈TOP

▲民警周良波

优谈TOP

▲民警税东

优谈TOP

▲辅警雷仕林

优谈TOP

▲辅警张祚强

优谈TOP

▲辅警杨义丰

优谈TOP

▲辅警胡晓玲

优谈TOP

▲辅警吴琴

这里或许环境恶劣,但他们待群众总是极尽善意;或许出行艰难,但他们处警情一定奋力疾行;或许贫穷落后,但他们搞创新绝对竭尽心力…这里质朴又真挚的一切,都让空洞的溢美变得苍白无力。

优谈TOP

而你,无需致敬,只需给车装上防滑链;无需感谢,只需在雪天里谨慎慢行。

要知道,你的安全,才是对他们最好的慰藉。

愿你平安出行。

愿他们出警平安。

优谈TOP

声明: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湖北公安”(ID: HbPingAnJingChu ),在此致谢!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