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 ONE遭封杀后粉丝群里说有坏人,有人替他喊冤马上被踢
匆匆那年

“PG ONE彻底凉了”,这种话粉丝们是不愿意相信的,她们互相鼓励“低谷很快会过去”,但却不情愿地发现,商演代言被取消后“万万”的噩运还没走完。

优谈TOP

文|AI财经社石若萧

距离卓伟小号爆出PG ONE李小璐“夜宿门”,已经过去十天了。由于官方媒体扒出PG ONE过往劣迹,风波迅速升级,PG ONE遭到各界集体封杀。

喧闹过后,PG ONE的粉丝们,那些从去年夏天《中国有嘻哈》开始追随他,将PG ONE视为坚持自我实现人生梦想寄托的年轻人,痛苦才刚刚开始。

大众的狂欢渐渐平息,但PG ONE的贴吧和微博被从全国各地赶来看热闹的好事者一个个占领,QQ粉丝群也一一被强行解散。原本声势浩大的粉丝团体,如今只能在仅剩的几个群中抱团取暖。

几个真爱粉比例较高的群中,也是风声鹤唳。群里传言称,腾讯正在排查聊天记录关键字,大规模封禁PG ONE的粉丝后援群。如果群里关于吸毒、政府、李小璐等相关的字眼太多,就会有遭到封禁的可能。因此群里粉丝们日常的聊天话题都转向了王者荣耀、吃鸡等游戏,只求能够平安渡过这次风波。

优谈TOP

QQ群中流传的封群图。

小心,有坏人

因为卧底太多,对于新人的准入也越发严格,不少群甚至还设置了问题考核制度,没有在规定时间答上来就要被踢出。在回答了几个问题后,我成功加入多个PG ONE粉丝群(后来发现有几个是黑粉群)。

“PG ONE彻底凉了”,这种话粉丝们是不愿意相信的,她们互相鼓励“低谷很快会过去”,但却不情愿地承认,商演代言被取消后“万万”的噩运还没走完。

有些细心的粉丝发现,在微博上拥有近500万粉丝PG ONE的微博超话不见了,话题排名也随之消失。1月10日,有几个八卦号跟进了这个话题, “PG ONE成为首个被撤消超话的明星”。

“有坏人”,是压力之下群体最容易想到的答案。在社交媒体上PG ONE的粉丝转入半地下状态,她们偷偷用老粉才看得懂的词给他又建了几个超话,主页里有人提醒不要评论甚至不要提PG ONE,大多是一些“是这里吗?”,“我太想他了”的废话。

微信群更是风声鹤唳。“腾讯最近在到处封群,我们最近不要讨论跟万万有关的话题啦,敏感词也都不要提。”在一个群里,群主向大家呼吁道。

优谈TOP

一个粉丝群的群公告。

然而在群里埋伏了两天后,我发现不断有人替PG ONE鸣冤, “不就是吸大麻么”、“凭本事睡的大嫂,为什么要道歉”。这些人全部被管理员认定为“卧底带节奏”,马上被踢。

卧底一说不是空穴来风。李小璐“夜宿门”被爆出后,大量民众参与这场狂欢,而紧随其后的“紫光阁地沟油”事件,更是将之推向了进一步的高潮。为了调戏“脑残粉”,好事者纷纷搜索PG ONE的粉丝QQ群号,化身潜入,绞尽脑汁诱导粉丝说出偏激观点,再截图嘲笑或举报。

优谈TOP

一名卧底在被揭穿身份后开始骂人。

大多数卧底出师未捷,但也有少数长于此道的人混上了管理员位置,之后便更换群名称,再把群公告改得面目全非,一举占领阵地。原来的粉丝只能怒骂几句退群了事。

优谈TOP

被卧底占领,改掉群名称和公告的粉丝群。

这一代以及上一代的年轻人,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这不是白叫的。十年前,就有成千上万李毅吧吧友趁着贴吧管理员休息,集体涌入李宇春吧,刷屏1900余页,水了十万余贴,将后者刷到几近瘫痪。过去十年中,这样的战争不断在社交网络上爆发又平息。

你们真的懂嘻哈?

事件爆发后,一直有粉丝为PG ONE叫冤,认为“性”、“叛逆”和“毒品”这些本身就与嘻哈文化纠缠不清。

梁源认为这是严重的误解。作为2496黑胶音乐产品负责人,他平日的工作就是去全世界采购唱片,再进行数字转录,家里存着一面墙的唱片。他认为,中国大众对Hip-hop有很严重的误解。嘻哈并不只有毒品大金链子等匪帮元素,在欧美也并不完全是地下艺术。去年,A Tribe Called Quest一张说唱专辑斩获格莱美奖,这表明Hip-hop中的精华其实一直在欧美的主流视角里面。

嘻哈(Hip-hop)发源于70年代初期的美国纽约贫民区,最初只是少数族裔派对时的调剂,即兴创作调侃一下主流社会·。到了90年代初期,“匪帮说唱”这一嘻哈分支在全世界的青少年人群中大受欢迎,Ice-T,TuPac,Dr.Dre等一众非裔歌手声名鹊起,走入大众视野。

“匪帮说唱”因其中大量的毒品、暴力、性别歧视、乃至美化皮条客和性交易的元素,在美国社会一直存在极大争议。而嘻哈进入中国,更难免会有水土不服。众所周知,中国既没有黑社会,对枪支、毒品也是严令禁绝,更加不存在基于肤色的种族歧视。因此,这些匪帮说唱中最为流行的元素,在中国都没了根基。

但文化基础缺失并没妨碍嘻哈在中国的爆火,去年夏天网综《中国有嘻哈》一经上线既成爆款,播出四小时收视率便破亿。

优谈TOP

2017年12月23日讯,中国有嘻哈巡演北京站。图@视觉中国。

观众们也很快分化成几大对立的阵营。一部分人坚决抵制,认为其庸俗不堪,缺乏积极意义,对青少年只有腐蚀作用;一部分人则对节目的呈现方式颇为不满,认为这同真正的嘻哈文化相去甚远;至于最后一部分人则并不关心这些宽泛的理念之争。对她们而言,这同超级女声、快乐男声等选秀节目本质上并无差别,只要能够支持自己的爱豆,什么都无所谓。

梁源的态度接近第二种。“‘你有Freestyle么?’这句话,完全暴露了这个时代的肤浅与荒唐。”他说。

“只不过大众不太关心。”他说。“中国对黑人音乐的最大偏见,在于不够尊重,不去了解。”

对于《中国有嘻哈》和PG ONE为什么会火起来,他说自己干这行十几年,见得太多了,从凤凰传奇到民谣,一个东西能火起来自然有他的道理。尽管自己不喜欢,但是去批评,也没什么必要。

“一切艺术都可以给人以美的愉悦感受,但有些美是高级的,要通过学习才能领悟。我们浮躁的环境让很多人是不愿意去学习,甚至鄙视学习。”梁源如是说。

我就想支持他

自从诞生之日起,无论是匪帮说唱,还是嘻哈的其他分支,嘻哈歌手的共同特点就是麻烦不断,歌手之间,政府、警察、宗教机构,总会在歌词中发现难以容忍的刺。

美国嘻哈歌手们用keeping it real的态度来对待创作和应对麻烦,“real”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除了不能经营人设装白莲花,real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不能怂,碰到事也不能怕事。所以歌手之间总会为一点小事相互diss。比如50 cent和Rick Ross就因为颁奖典礼上一点类似“你瞅啥”的矛盾,从2009年隔空对骂一直到现在。无他,就是不能在粉丝面前显得自己比对方怂。

面对政府同样如此。1992年,Ice-T发布了一首名为Cop Killer(条子杀手)的歌,歌曲一经发出,社会各界的负面评价铺天盖地涌来,还惊动了时任美国总统的老布什。老布什认为这首歌煽动杀警,将其公开谴责了一通,并强烈要求发行商华纳兄弟将专辑撤回。Ice-T顶住了执法机构和唱片公司的压力,最终和华纳分道扬镳。

这么说吧,倘若PG ONE做到这一点,就应该回应“我就睡了,我就吸了,爱咋咋地”。

PG ONE没这么硬气。和李小璐的事被卓伟爆出后,先是发了个顾左右而言他的微博来否认。遭到全网封杀后,又手忙脚乱低头道歉,称自己“早期接触嘻哈文化受黑人音乐影响深厚,对核心价值理解偏颇,在此郑重道歉。”前者突出一个敢做不敢当,后者突出一个怂。

不过,就此对他苛责似乎也不妥。倘若Ice-T生在中国,恐怕也不会real到哪里。再说,大量的粉丝完全不在乎自己的爱豆是否real这种事情。如此背景下,还有没有必要继续保持real,就成了问题。

相比起来,GAI比PG ONE走得更远。从选秀赛场上突围后,这位四川少年一直在有意淡化自己身上的街头感,走到了主旋律的一侧。他同主旋律歌手祖海合作了歌曲《好运来》,并带出了“民族嘻哈范儿”这个全新概念。距离登上2018年春晚,似乎已经指日可待。

优谈TOP

2017年12月16日,中国有嘻哈热狗战队成员在成都举行演唱会。图@视觉中国

比GAI小六岁的PG ONE,政治觉悟和职业规划都相去甚远。PG ONE爆火之后,开始对摩登天空不满,不服其为自己规划的路径,于2017年11月带领红花会与摩登天空突然解约。这次危机公关证明,这个决定错得相当离谱。

在连续踢了几个人后,微信群里的讨论越发少了。到了晚上,管理员偶尔会出来刷上几张PG ONE的海报,但鲜有回复。

也有人一直在持续关注事情的进展。有粉丝满怀希望地说,因为蓝洁瑛的事,PG ONE这边的舆论压力被分流了很多,“万万的压力减轻了不少”。

但谈及爱豆能否东山再起这个问题,管理员的态度很谨慎,“还是要看政府和公司的态度,不过坚持一下,总能看到曙光的。”

这时,又有一个新人加入进来, “我是真的搞不懂,这人吸毒,搞大嫂,没教养。你们到底喜欢他什么?”

群里沉寂了一会儿,一个女孩跳出来回答说:“我也说不好啊。之前我对他一直没什么感觉,但出了这件事后,突然觉得这个哥哥被坑得好可怜,就想支持一下他。”

群里再度沉寂。一分钟后,新人被管理员踢了出去。

【更多报道请移步 AI财经社微信公众号(ID:aicjnews)和官方网站 www.aicaijing.com.cn 】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