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全会点名惩治“涉黑”贪官,背后有哪些事儿?
长相思
01月14日

撰文 |艾恬

1月13日,第十九届中央纪委第二次全体会议闭幕,全会公报公布,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公报中提及:把惩治基层腐败同扫黑除恶结合起来,坚决查处涉黑“保护伞”。

在此之前,习近平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的讲话中也说到:“既抓涉黑组织,也抓后面的‘保护伞’。”这应该是习近平在公开场合首次提及要惩治“涉黑”贪官。

官员成为黑社会势力的“保护伞”是危害极大的一件事,我们来说说落马贪官都是怎么涉黑的,又怎么做“保护伞”的。

从“打黑英雄”到黑社会“保护伞”

关于官员是否涉黑,有时候,官方没有明确指出的话,并不好判断该官员是否真的是在为黑社会势力撑“保护伞”。比如,天津“武爷”,也就是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

武长顺已经于2015年2月被双开,2017年5月,武长顺一审被判死缓,且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武长顺的罪名包括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单位行贿、滥用职权、徇私枉法等,通报中也没有提及他与黑社会有什么关系,但是说到武长顺,大家都调侃他是天津“黑老大”。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觉得,严格来说,他算是白道“黑老大”吧,借助权势建立了自己家族的企业王国,还通过查案、抓人等方式,打压与其家族公司存在竞争关系的企业。方式方法是非常“黑道”特色了,因此也给大家留了个“黑老大”的印象。

但是有实实在在为黑社会提供“保护伞”的,大家也比较熟悉的,已经被执行死刑的原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

优谈TOP

△文强

2009年8月,文强因为严重违纪,充当黑社会保护伞,接受纪检部门调查。2010年一审被判处死刑,同年二审维持一审判决,2010年7月被执行死刑。

文强是一位从“打黑英雄”,打着打着就自己成了“黑社会”的人。针对文强的起诉书中提及,他从1992年开始,长期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党委副书记和副局长,利用职务之便多次包庇、纵容多个黑社会性质组织进行的违法活动,包括聚众赌博、组织卖淫等,收受黑社会组织送与的钱财。

我们再看一下距离现在相对比较近的基层的涉黑官员是怎么涉黑的。

首先要说的就是广东省廉江市委原常委、市公安局原局长马东进。他也曾是荣誉加身,获得过全国公安英模、广东省劳动模范等。2012年,法院判决马东进有期徒刑14年。

判决书中写道,2005年1月至2007年底,马东进等人为牟取私利,与不法人员吴某某合作非法采矿并合伙办厂,放任非法采矿的违法犯罪行为,使其不受追诉。马东进在任廉江市公安局局长期间,因与吴某某存在直接利益关系,对吴某某涉嫌妨害公务、敲诈勒索等犯罪行为疏于履行职责,致使吴某某组织、领导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得以坐大,造成严重的社会危害和恶劣的社会影响。

除此之外,在曾吸引大家关注的刘汉涉黑案件中,“保护伞”的身影就一直在出现。

在刘汉、刘维一手建立“商业帝国”的过程中,10多年时间,俩人曾多次涉案被查,但每次都能够逢凶化吉,得益于“保护伞”的存在。

优谈TOP

△刘汉

在刘汉案件中,一起被提起公诉的还有当地3名政法干部:原德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政委刘学军、原德阳市公安局装备财务处处长吕斌和原什邡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刘忠伟。

刘维说,他除了给这三人送钱以外,还几乎每周与三人在自家会所聚会,甚至吸毒。三人为刘汉隐匿、销毁案卷材料,发生命案后为刘汉通风报信,甚至为他提供枪支子弹。

刘汉还利用自己的妻子结交官员夫人,接近官员。他建立了很复杂的关系网,以达成“有案不查、压案不办、毁灭证据、重罪轻罚”的目的,甚至他都能左右当地的人事安排,为有些官员提拔升迁提供帮助,清除一些“不配合”的官员。

2015年2月,刘汉被执行死刑。

农村基层干部涉黑这几年也经常被提及,越来越受到重视,而且一直是中央巡视组巡视的内容之一。

2014年10月,中共天津市委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就提及,要在全市开展为期2个月的农村基层干部违纪违法问题集中专项整治,重点查处的问题就包括“涉黑涉恶”。专项清理期间,公安机关查办农村基层干部涉黑涉恶7件。

2015年1月,中共河北省委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也提到,针对中央巡视组指出的涉黑涉恶村干部“靠恐吓、贿选操纵选举,垄断集体经济资源,捞取政治光环”等问题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在农村深入推进打黑除恶灭霸扫痞专项行动,全省共打掉黑恶痞霸团伙799个,同时,组成五个督导组分赴各地进行两轮专项督导,严把换届选任关口,防止违法犯罪人员“由黑变红”。

资料 |中央纪委官网中国网

校对 |项战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