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试情趣用品,年轻女性成了先锋 | 症常青年
Miss杺
12月05日

优谈TOP

文 | 张奕超

晚12点半,在手机上刷完朋友圈、逛好淘宝后,Lucy打开电脑,点开一个隐藏得很深的文件夹,选一个视频文件,一手点击播放,一手启动放在床头的紫色震动棒。

这是Lucy大部分晚上的例行活动。

26岁,单身,独自生活在上海的她,用这种方式给自己高潮,舒缓白天的压力。

优谈TOP

“两年前男友买给我的。男友很快变成了前男友,还是震动棒忠贞。”

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开始像Lucy一样拥有一件情趣用品,或者正开始尝试购买。

优谈TOP

1993年,北京第一家情趣用品店“亚当夏娃保健中心”在西二环内赵登禹路的医院门口开业。这也是中国的第一家情趣用品店——在世界上第一家成人用品店Beate Uhse AG开设31年之后。

当时商店的男女营业部是分开的,售货员清一色是穿白大褂的中年女子。出于好奇,年轻的女孩野和朋友一起入门“参观”。走进去以后,她的嘴在震惊中始终合不拢。“除了套套这些,其它所有的工具都特别像刑具。我一直喃喃着说,啊!不疼啊?它们完全不是为亚洲女性设计,统统欧版,做工还很粗糙。”

今年39岁的野,对我回忆起了这段往事。

后来,大街小巷开设了不少破旧的小店,往往是用霓虹灯窝出“情趣”两个字。野从来没有进去过。

十年前,她在淘宝上买了自己的第一个玩具,但是无论网店的宣传照多么火辣,实物往往不太让人满意,不是尺寸太大,就是材质不好。

优谈TOP

等生了孩子,野开始频繁使用阴道哑铃。它可以帮助女性锻炼肌肉,恢复阴道紧致。她购买的阴道哑铃品牌iball,还做了app社群。野也开始在网上和其他女性一起交流锻炼心得。与此同时,她并不会和丈夫,或现实生活中的朋友公开讨论这些话题。

野的丈夫也会购买供自己使用的情趣用品。“性生活年头久了,会有些枯燥,需要玩具调节。”两人对于彼此购买的玩具没有太多过问或交流,偶尔两人之间也会使用跳蛋辅助。

优谈TOP

“女性阴道内部真的挺复杂的,医学结构大家都知道,但不同的结构和肌肉如何带来快感,其实是没有什么正规渠道可以获取信息的。我觉得这应该是要有人教的呀,要不女人怎么能知道怎么爽呢?自己摸索,有的人一辈子也没摸索出来,这对女人不公平啊。”野说。

优谈TOP

情趣用品店主Ying还记得2004年,她妈妈说的一句话:“像我这个年纪的中国女性,基本都没有过性高潮。”

很难定义Ying是哪里人。她出生在大陆,9岁随爸妈搬到香港,在教会学校读书,辗转于加拿大和美国接受高等教育,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博士毕业,后来从事咨询行业。

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坐在辞职后于今年9月份创办的情趣用品店V-spot里,穿一条剪裁合身的及膝连衣裙,脚踩细高跟鞋,化淡妆。这家店开在上海新乐路,是一个酒吧和餐厅云集的地方。店面在大楼的5层。想要上去,你得先进入可能是你这辈子去过的最小的电梯——两个人面对面刚刚好,三个人就有些尴尬和紧张了。

优谈TOP

图片来自V-Spot

Ying喜欢这个电梯,它让人跟人之间的距离突然拉近了。V-Spot取名于两个词的混合:vagina(阴道)和G spot(G点)里的spot。门口是一个拨好皮的香蕉装置,配上“Eat me",有爱丽丝梦游仙境的趣味,也自然有情色的隐喻。

进门的几根柱子展示着几类唤醒和调情类产品,有香氛和蜡烛,也有增加情趣的玩具骰子。左边一面墙陈列各式震动棒,男用和女用的都有,顾客可以自己用手感受。

店内还有情趣内衣,供辅助作用的各种枕头,可食用的涂抹式巧克力和按摩油都可以试吃。我各尝了一口,巧克力味道和普通巧克力几近相同,按摩油就有点太甜了。

优谈TOP

图片来自V-Spot

“按摩油用了以后会稀释的,所以会做得比较甜。”Ying解释道。

和震动棒相对的一面墙,Ying特地都用玻璃做了自然采光,营造明亮开放的气氛。店内还设有酒吧区,休息区,钢管舞区等。子宫形状的粉色霓虹灯无声表达着Ying的主张。

优谈TOP

图片来自V-Spot

“这家店从坪效来说,当然是比较低的,但我希望它不只是一家店。我会在这里举办派对,闺蜜们也可以来一起玩。我觉得性很有趣,它是人们的生活需要,也衍生出很多艺术化的东西。”

V-spot开业不久,客群主要面对女性,但也有男生过来买礼物。“买什么的都有,目前还是震动棒比较多。”

一款能模拟真人吸吮效果的震动器很受欢迎。此外,可供男女同时使用,带app操控的震动器也卖得不错。

优谈TOP

图片来自网络

“也有从来没接触过情趣用品的客户,最后买了一款100块钱左右的子弹跳蛋就走了,它还是比较入门级,大家也会觉得价格负担不是很大。”Ying说道。

优谈TOP

只做实体店很难生存,Ying也开设了淘宝店。有趣的是,网店上的畅销产品几乎都是男用产品,似乎男生在这方面更舍得花钱。

Ying第一次接触情趣用品,是在2004年的美国。她走进了一家名为Good Vibrations的情趣用品店。该店主张性是女权的一部分,灯光和装潢都显得干净明亮,像一家药店,同时又在外部用磨砂玻璃保证私密性。这是Ying第一次看到如此“不像情趣用品店的情趣用品店”。

不久后,Ying的爸爸妈妈去美国看她,她带他们也去逛了这家店。在店里,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如果去中国开一家这样的店,妈妈怎么看。想不到妈妈深表赞同。

几年前,已经在大公司做到大中华区策略总监的Ying,开始考虑辞职创业的问题。综合考虑了女性运动内衣、自己感兴趣的钢管舞,以及教育等行业后,她选择了情趣用品业。

“中国人对性的刻板印象很深,很多女性没有一个地方让她们了解自己、取悦自己。我最想帮助这样的女性。”

Ying的妈妈目前在澳门一间大学教书。女儿的店开起来以后,她还常常跟自己的学生们介绍:“你们去上海的话,都去找她玩呀!”

优谈TOP

买情趣用品的时候,女生们心里考虑的,大多是什么因素呢?

Lucy的震动棒是前男友送的,具体购买哪一件,却是她自己决定的。“在淘宝上搜了一圈,不太放心那些几十块钱杂牌的,也不太懂,就决定买杜蕾斯的震动棒,比跳蛋大一点,售价也贵一点,大概一百出头。”

优谈TOP

Lucy购买的震动棒

不过,她这一款已是旧款。是否有意更新换代?面对这一问题,她有实际的考虑。“谁有空天天泡社区,天天研究这研究那的。虽然那些好看的、可爱的玩具我也想买,但目前这个也够用,纠结一番后,我会觉得这笔钱不如还是拿去买衣服吧。”

iroha的跳蛋折后价319元。Lucy认为这个价格对她来说还是太高。“100块钱能解决的事情,没理由因为它长得好看就要花300吧。衣服当然是多多益善,这个就没必要了。”

有一次,Lucy原有的那支震动棒怎么也找不到了。万不得已,她才在半夜光顾便利店。

“有跟我那款差不多的,要一百多,还有一款带小分叉的,刺激点比较多,就卖两三百了。”

Lucy最终选择了一款名为“小恶魔震震环”的产品,售价50元左右。“打开包装才知道,这是男女配合使用的,用法是套在男性生殖器上。自己用的话,太小了,不顺手。”

后来Lucy在床底找到了那支遗失的震动棒,就暂时不再对新产品“种草”了。

Mary的跳蛋也是男友送的,售价100元左右。到手以后,两人出于新鲜劲,玩了几次。但男朋友对工具抱有抗拒心态,“觉得自己比工具厉害”。不久以后,这个跳蛋便成了Mary的“私人用品”,只有在男友不在的时候才拿出来。

过了一阵,跳蛋没电了。包装盒里附赠专用充电器,但盒子不知道放在哪儿。Mary懒得找,加之工作越来越忙,下班后身心疲惫,“性致”减弱,这个跳蛋渐渐也就被遗忘。

优谈TOP

“正常情况下,最近至少一周见男友一次,所以都可以满足。另外跟跳蛋这种机械的震动比起来,还是男友比较舒服,有温度。”

Mary没有买过其它情趣用品。“我不喜欢手指放进来,所以感觉应该也不会喜欢玩具放进来。也想过买情趣内衣,但老觉得自己身材不够好,就放弃了。”

除了男朋友本身“够用”且“好用”,Mary也有一个担心:现在经常使用情趣用品,会不会导致自己“阈值”上升,身体越来越不敏感,“以后就没有东西玩了。”

27岁的西西,目前在伦敦生活和工作。她记得自己在国内念高中的时候,就知道有震动棒的存在。“应该是在网上看到广告,但没有认真了解过。”

真正直观地看到情趣用品,是在她去英国读大学之后。当时她在街上看到一家装潢得不错的内衣店Ann Summers(注:已在英国开设一百多家门店的情趣用品连锁品牌),进去一逛,才发现这里不止售卖性感的情趣内衣,还会卖情趣玩具。

一方面自己觉得好看,另外也为了增加和男友间的情趣,她在店里买过几次情趣内衣。黑色、粉色、白色都买过,一般是纱质或者蕾丝的。但情趣内衣质量不是很好,穿起来也没有普通内衣舒服,单件折合人民币大概一二百元,穿个一两次,要不就是破损,要不就是失去新鲜感了。

三年前,西西第一次购买震动棒。当时她和男友异地,一天晚上,突然心血来潮,在Ann Summers的线上店阅读了各个商品的评价,最终购入一款折合人民币300多元的“兔子”。

优谈TOP

图片来自Ann Summers

“兔子”的造型带有分叉,可同时刺激体内和体外部分。分叉部分做成了兔子的两个长长的小耳朵,非常可爱。

优谈TOP

去年,她又买了一款更小巧,方便携带的跳蛋。“我觉得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拥有一件情趣用品都是很好的事情。我买第一件震动棒的时候,当时男友也不是很懂,所以我的第一次高潮其实来自震动棒。”她说。

如果要在男友和玩具之间二选一,西西还是会选择男友。“我不太会在他面前用,感觉在他面前,情趣用品就会变得有点无聊。最多就是他去洗澡的时候,我用玩具让自己先准备一下。”

优谈TOP

图片来自GIPHY

蜜曰科技发布的《2016年少女与玩具のXX研究》(连调查报告的名字都那么可爱)显示,38%的蜜曰用户拥有固定伴侣,而前戏时使用的比例远超其它,达到48%。西西显然是这类女性中的一员。

优谈TOP

图片来自《2016年少女与玩具のXX研究》

但并不是所有的女生都对情趣用品了如指掌,她们还处在尝试中。

Kathy是一位服装设计师,注重生活品质,喜欢质量好,可以长久使用的东西。1000块一顶的帽子,她付款毫不手软。前不久,她在女性内衣推荐App“氧气”上看到一款形如动漫“魔法棒”一样可爱的粉色震动棒,品牌是来自法国的ZALO。氧气App上这款商品售价598元。

Kathy觉得太贵,就上淘宝搜索比价,最后花298元在一家冠以大药房名头的情趣用品店购买了同款。“我觉得这种东西应该不会有假的吧,而且这家店评价也不错的。”

优谈TOP

Kathy购买的情趣用品,图片来自网络

玩具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包裹好,送到Kathy手上。打开包装后,她惊诧于玩具的美貌,但实际看到震动棒在手上震动后,她放弃了。

“这种振动频率,我无法想象把它放入体内是什么感觉。”

优谈TOP

“就算你不放进去,你也可以用在体外呀。”我提醒道。

“啊?是吗?我不知道可以这样!”

优谈TOP

对情趣用品并不了解,甚至对性本身都不够了解的女性不在少数,女性愉悦社区Yummy由此而生。

2015年12月30日,Yummy App上线。据创始人三木介绍,经过几年的内容和社区运营,目前已在全网累积用户135万。不过,几个月前,考虑到app审核管理较严,同时用户的使用习惯也在改变,Yummy停止运营app。

在Yummy自己的电商售卖渠道上(微店和淘宝),情趣用品客单价在300元左右。“Yummy 的用户普遍会觉得,我的愉悦当然值300多。吃一顿饭300多,为什么长期的高潮不行?但大部分女人有一柜子化妆品,却不会有一柜子情趣用品。”

情趣用品的购买频率低。与此同时,平台获取新用户也并非易事。

“我一开始觉得性是大众都可以参与的话题,做到后来才发现,性还是一个小众话题。从创业者的角度说,就算我拿了跟摩拜一样的钱,也没有办法让Yummy像摩拜一样,一夜之间铺遍全城。”三木说。

女孩们会聊最近买的口红和包包、约会的男性、旅行计划,但买了什么情趣用品,似乎是个让女孩们之间感到羞涩的禁忌话题。

这一现状,启发三木创办了Yummy。她的初衷是将Yummy打造成“女性情趣产品的测评app”。像小红书上大家晒化妆品、包包和衣服,女性也可以将买情趣用品,变成像买化妆品一样平常的事情。

接受三明治采访时,三木正在美国进修多个短期的性愉悦培训课程。如今她的title除了“Yummy创始人”,还有性愉悦导师、亲密关系导师等。她正和Yummy的其他导师一起,开设关于性魅力,两性技巧,基于性的两性关系和疗愈等不同课程。

“中国没有性教育,女性需要自己获取知识,我们希望能帮到大家。”她说。

比起Ying开办的实体店,今天的女生更倾向于在线上购买情趣用品,究其原因,当然是网络所带来的私密性和安全感。因此,不仅是Yummy这样的第三方平台,就连商家也在努力营造社区,让女生们在线上以各种形式交流性爱经验。

蜜曰科技由毕业于清华美院的刘博注册于2014年4月。2016年3月,产品正式上线并登陆京东众筹。

趁双十一活动,我以120元左右的价格买了一款“青春版”小怪兽。包装内附带一个二维码,让你下载名为“小怪兽”的App,登陆时还需选择产品型号。

App操控小怪兽,开始以不同的方式进行震动,结束以后,系统会提示用户保存自己的震动波形。在“玩耍”页面,屏幕上方写着“7148 正在高潮”。用户还可以选择其它人的波形,来操控自己的小怪兽的震动频率和方式。

优谈TOP

我从来没有想过,女性高潮可以用这种方式呈现。

App中展示的高潮人数,对他人震动波形的使用许可,都像是一种声明:女性的高潮可以自己获得,不一定需要男生参与,你还可以把它变成女生和女生之间的秘密话题。

第二天我上着班,手机突然收到一条提醒:“有人用了你的波形。”感觉还是很诡异的。

线上购买情趣用品固然方便且选择多样,但无法亲自看到商品和试用的购买模式,也会产生不少问题。毕竟,单说震动棒通常使用的硅胶材质,也有着软硬之分,而各家打出的噱头也不同。

若非足够专业的人,谁能通过“ROhs认证硅胶”、“Triton材质”、“FDA认证食用级硅胶”判断,到底哪一款更适合自己,哪一款更有安全保障?

在各个情趣用品的线上评论区,给予负面评价的不在少数,或者是觉得尺寸不合适,或者是噪音太大,或者是原本可以连接蓝牙用手机操控,但却连不上的。如果购买了比较廉价的产品,出现质量问题,很多用户基本也就扔了或搁置不用,不会多费功夫和商家打交道。

优谈TOP

1989年出生的女孩Lewis是朋友们口中的“老司机”,经常给闺蜜们科普各类情趣用品。她知识结构的丰富,来源于2010年,她毕业后从事的首份“编辑”工作。

Lewis当时想做编辑,阴差阳错进入一家电商网站,负责“生活用品”类产品的上架和文案编辑等工作。进入公司2、3个月后,突然多出了“计生用品”的门类,Lewis需要给来自日本的避孕套和情趣用品等写商品描述,甚至还要给图片打码。

“供应商给的照片都是很直接的。工作的高峰时期,我一天要给50张照片打码,上架5到10个商品。”

在极短的时间内,她接触到了震动棒、跳蛋、飞机杯、情趣内衣等不同产品,产品同时面向男性和女性客户。

Lewis需要给产品编写吸引顾客的文案,比如:“漫漫长夜,无心睡眠,需要有个人温暖你吗?......”

当年的Lewis虽然看过一些黄片和小说,但本身还是处女,也从未购买过情趣用品,这个领域对她来说,是一个全新的世界。由于公司的仓库和文案部门不在一个地点办公,Lewis甚至都没能拿到自己需要描写文案的商品实物。

她只好通过搜索查找产品信息,大部分时候,还是靠想象力完成了文案工作。

“我觉得女生比男生更适合那份工作,虽然可能男生阅片的经验丰富,但他们缺少想象力,也很难把自己的感受完整地描述出来。毕竟假装高潮的也只有女生嘛......另外,比方说,你写一个震动棒,说它堪比男朋友,比男朋友厉害,男生愿意写吗?”

“做了当时那份工作以后,因为看太多了,就觉得对那个没有兴趣了。”Lewis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实情是到了如今,她仍未找到自己觉得合适的对象,愿意迈出那一步,尝试发生性关系。

“我常常跟朋友们把这句话挂在嘴上,说我要把自己丰富的理论知识都实践一遍,男生女生都想探索一下,毕竟没试过嘛。”

优谈TOP

但Lewis还从来都没有购置过性玩具。“我想先有对比,先试过真人,再试玩具。当然,也会担心放进去以后捅破处女膜了怎么办。”

即使是每天发布情趣用品信息的编辑,自己也未必亲身试过。

21·京东BD研究院发布的《2017中国在线成人用品消费趋势报告》,将成人用品分为避孕套、避孕药等“计生用品”,以及飞机杯、震动棒、情趣内衣等“情趣用品”。根据京东的销售数据,2014年下半年至2017年上半年,情趣用品与计生用品的市场规模比,从1.78倍升至2.25倍。

购买成人用品的男性数量一直比女性多,男用产品(如充气玩偶、飞机杯等)也卖得更贵,平均单价超过女用器具(震动棒、跳蛋等)的10.5%。不过,局面正在发生变化,从店铺里出售的产品外观就能看出端倪。

优谈TOP

图片来源:21·京东BD研究院的《2017中国在线成人用品消费趋势报告》

以避孕套和微博营销闻名的杜蕾斯,近年来加大了对女性情趣玩具的研发和推广力度。今年,该品牌上架了一系列淡粉色的震动棒,材质也变得更柔软。震动棒一改之前完全“拟真”的外形,变得轻巧、平滑,色彩也艳丽可爱。

以飞机杯起家的日本情趣用品品牌TENGA典雅,成立于2005年,自2013年起推出iroha跳蛋。粉嫩的马卡龙配色、柔软的材质、圆润的卡通化造型,都让它区别于人们通常理解上的情趣用品。该系列在TENGA典雅天猫旗舰店上已有累计6242个评价,其中一个评价说:“室友问是什么,直接回答洁面仪hhhh。”

优谈TOP

左:iroha跳蛋,右:洁面仪

国内品牌蜜曰科技的产品,包括“小怪兽”和“黄小叽”两个系列,光看名字,就知道它们的“卡通属性”。同样的马卡龙配色,圆嘟嘟可爱的造型,更有“恶魔先生”、“鲸鱼博士”、“哥斯拉大师”等人格化的名字,从内到外,都是浓浓少女心。

网易则在10月份推出自有情趣用品品牌“春风”,给女用按摩棒命名为“在云端”,从文案到图片和设计风格,都主打清新可爱。

不同的情趣用品品牌,都在2017年发力。称2017为“情趣用品品牌元年”,也不为过。

值得注意的是,各大品牌不约而同地将目标人群对准了女性。

“成人用品市场上的大多数产品是由男性设计的,男性们去购买并和伴侣一起使用。然而,我们相信自我享乐是一种非常自然和正常的行为,人们应该去好好享受,而不是感到羞耻。女性也可以为自己购买女用愉悦产品来享受自慰的快乐,作为爱自己、爱生活的一部分。”TENGA的相关负责人介绍道。

2017年8月,TENGA典雅,根据来自上海、北京、广州、深圳,年龄在18~29岁,30~44岁,45岁以上分别各占1/3的1800个样本产生的调研数据,发布了《典雅自慰共识》。

其中显示,72%的受访者有过自慰,女性更降到了60%。在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中,上海的比例最低,为65%。

优谈TOP

图片来源:《典雅自慰共识》

54%的人认为在中国讨论自慰,在文化上是不太能被接受的,在上海,这个比例则涨到了63%。

只有22%的受访者目前拥有情趣用品,30%的人虽然没有,但考虑拥有一件,而48%的人则不考虑未来购买。但是拥有情趣用品的人中,92%认为它对于自己的性体验有着积极作用。其中,53%的女性认为它“极大提升了”性体验,而男性选择该答案的只占30%。

优谈TOP

图片来源:《典雅自慰共识》

女性成为借助工具来提升自己性体验的先锋,商业品牌也想要为这庞大、崭新、据说具有惊人购买力的消费群体提供更多选择。尽管在日常生活场景或者言语交谈里,情趣玩具的出现仍然会显得突兀。

“每次找阿姨来家里打扫,我会在阿姨进门的前一分钟飞奔入屋,把随手扔在床头的震动棒藏起来。”Lucy吐吐舌头说。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