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就好像昨天刚见过一样
张瑞

文|张瑞

优谈TOP1

“你站我前面挡一下,我最近太胖了……”“咔咔”几声,那天南师大的天空很蓝,白云下的梧桐树,哗啦啦地在风里,洒落了一地碎裂的阳光。毕业照拍完,收回学士服,一不小心就毕业了。

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冬天,没什么课,常常能睡到自然醒。背上电脑,骑着单车去敬文图书馆,人很多,等很久才有座位。

冬天的图书馆开了暖气,我们都脱了厚重的外套。捧几本喜欢的书,看几十页,合上,打开电脑,最后几个月我想写一本完整的小说,给大学留一个纪念,到现在我还没写完。等到窗外的夕阳照到桌子上,就去西区食堂,南师大仙林校区有5个食堂,等到毕业,我也就吃了4个,第5个还不知道在哪里。

大家差不多都回老家实习去了,同专业的小雪偶尔约我去北区食堂,她那时准备考研,只要她一打电话说一起去北区食堂,我就骑车去了。她喜欢那里的大酱汤,每次她说:我点这个,你点那个。点完一起吃,每吃一口,很满足地抿嘴笑。

到大三我和小雪才认识。平时上课,,无论在哪个教室,我都坐在倒数几排。能记得我的老师不多,有时候我去没去,老师也没有印象。有天课间,小雪转过身问我住哪里,才第一次加了微信。

大四我们住一个小区,前后排。她很早就忙着考研,窝在一个小屋子里,堆满一桌子书。

时间久了,也知道她不是别人嘴里高冷的野蛮公主了。你看她傲娇要强,其实挺单纯坦诚,不会为难别人,或者耍心机;她也说我:原来你也是个逗比,只不过陌生人面前一言不发。我:我没那么自信,也社交恐惧呢,就熟人面前是话痨了,没人的时候一个人神经病一样,忧郁,胡思乱想……

有段时间,她和男友僵持不下,心里充满了委屈;我稀里糊涂在这个时候撞上了,也不记得因为什么,她当面没理我,避开后,在微信泛滥的日子里,我们用短信互相吵了几个来回,怎么停战的?好像很我忘了回复了……

第二天中午,学校叫大家回去集合一次。中午我在食堂门口遇见她,她和往常一样撅着嘴,微微抬着头头,刁蛮公主的样子,斜着眼说:要不要一起吃饭呀。话还没说完,她自己笑了,我也笑了:走呀,一起呀,四楼吃砂锅……

回来两个人在中老年健身器材那里,像一对老年人一样,慢悠悠地晃着,聊着天。

她:你说我能考上吗?

我:肯定能考上的,你那么聪明呢;再说了,万一考不上,再来一次就是咯。你不是还有一条路,毕业结婚吗……唉,我还不知道毕业了干什么呢,做梦一样……

她:怎么就毕业了呢?

2

我实习在比较偏远的街道,二三月,雪还在融化的午后,小雪突然打电话跟我说,她来南京了,她已经回南通老家很久了。我把地址发给她,很快,她乘着107公交,出现在我面前,拎着切好的菠萝。告诉我一个惊讶又意料之中的消息:哥,我要结婚了。

她上大一,男朋友已经毕业了,还来我们学校陪她上过课。男朋友对她说:4年后,等你大学毕业了,我就来娶你。

6月份,他们先在南京莫愁湖摆了喜宴,请了南京的亲朋好友。同专业的我们,坐在一张桌子上,看着小雪穿着美丽的衣裳,挽着新郎,我们都湿了眼睛。

她和新郎一起来敬酒的时候,就真的感觉自己的妹妹出嫁了一样。

一切源于一年前她说:“你比我大两岁,挺照顾我的,真的把我当好朋友,对我也从来没有歪心思,我叫你哥吧。”

其实有段时间,我也怕误会,显得有些生分,本来很熟的两个人,被这么刻意的“避险”,反而有些尴尬了,后来他男票说:我还不知道你什么人呀,真把人当朋友,不坑人……我和小雪都知道你的女神是谁哈……

我那段时间,也在疑惑。总是以贴心学长的形象出现,来一批学妹把一批,就像割韭菜一样,割完一茬又一茬的同学对我说:对女生没有企图,没有想法,谁要跟她来往……跟女生谈什么友谊,互相调情罢了……

友谊也分性别吗?想到烦了也就不考虑这个问题了,不管男女,既然是朋友,就坦诚相待吧。

3

吃完喜酒没几天,小雪要回南通了,那天下午,我送她到小红山汽车站,她进站后,转身,我有些失落:大学同学都走了,总在身边的好朋友也要回老家了。

回老家,她跟我们都不太一样,开始了以家庭为中心的生活了。一整年没有她的消息,有时候都觉得联系不上了,但一点没有生疏的情绪:以后肯定还会遇见的。

2016年5月的一天中午,小雪发信息说:我来南京咯,今天下午去新街口……

一下班我冒着大雨往新街口跑,她告诉我在8号口,我还是看了几秒,确定是她。

她:你还要确认呀?

我:我以为你结婚生了孩子,做了妈妈,有了家庭,会有大变化,结果你一点没变哈,还是像个大学生的样子,而且是刚上大一的哟……

一年没见,相视一笑,“就好像昨天刚见过”。

和小雪在新街口碰面一个月后,公司倒闭了,我也莫名其妙地去了上海。离开的那天夜晚,我一个人又去了学则路,半夜站在2号口,路灯照着梅红色的“学则路”三个字,地铁已经停运,似乎还听见地铁开过的声音。

离开南京的前一天中午,我去她家那,一起吃了饭,她说:都加油吧,在不同的城市。

4

今年年初,来上海8个月后,我想方设法撤离上海,回归南京,去南京面试。

去南京第二天下午,我和他们夫妻两个在河西碰头,他们两个一点点也没变。

小雪也在找工作,找的很委屈。

孩子出生第一年,都是她带,每天忙到晕头转向,婆婆觉得她不上班就是不对;而小雪要去上班嘛,孩子婆婆又不带……等到孩子1岁多了,她才敢放手找工作。那一年里,就忍心吞声,不管听到什么闲话,都埋在心里,一心一意照顾孩子。

以前的刁蛮公主,有了孩子以后,会为了孩子整夜不睡;会花一整天时间打扫屋子;会去菜场买菜做饭……生活的中心都在家上。

一个女孩子变成了妈妈,她还是脆弱,又那么强大。

小雪:其实很早我就说过,你该放弃的……现在你终于放下了……

我:道理都懂,可还不是要经历了,累了算了才会死心吗……

小雪:那你下次什么时候回南京呢?

我:我会经常回来的……以后呀,我还是想定居这里的……

小雪:那时候,我女儿估计都上学了。

我:我就趁年轻,瞎折腾吧。

小雪:我现在不能任性了,我要为了女儿为了家多想想了……



个人原创微信订阅号

若爲:3°文艺生活
ID:ruoweishuo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