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淇:这22年,摆脱“脱星”又谈何容易
Usee
09月13日
优谈TOP

从三级片出身到成为如今的大众女神,舒淇这一条路并不好走。

即便如今她慢慢有了更多诸如《刺客聂隐娘》《健忘村》这样的作品,但遇到一些媒体的采访,还是免不了类似有关三级片的发问。

“你怎么看当年三级片的拍摄?”

“现在和王晶还有联系吗?”

“你觉得‘脱星’让你觉得耻辱吗?”

舒淇是把衣服穿起来了,“把脱下的衣服一件件穿起来了”,可仍有人把她当做“万年脱星”;舒淇确也拍出了许多好作品,可更多人只记住了她的性感。

这22年的演艺生涯,舒淇走过的,远不止外界看得这么容易。

01

在知乎上对舒淇的美有这样的十字评价:

袅娜少女羞,岁月无忧愁。

舒淇的美,不同于金庸笔下笔下的婀娜美人,又不似亦舒书中极尽一生追求体面的都市女郎,更不同于张爱玲书中的红、白玫瑰。

舒淇,是第二眼美女。

不在外表,而在气质

与众不同的味道,独特的气质,恰到好处的轮廓,成就了舒淇的独一无二。

优谈TOP

多被女生所推崇,同时深谙文艺男青年心之所向的女明星们,周迅是一个,舒淇则是另外一个。

不是天生的明星脸,却也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肤色偏黄,谈不上明眸皓齿;脸型不算标致,第一眼差了明媚端庄;秀发稠密,嘴唇丰润,少了几分含蓄。

她和姚晨,都属圈内大嘴。

嘴大,笑得格外爽朗明润。

而舒淇专属的气质,又添了一丝魅惑,让人魂牵梦萦。

舒淇的美,一见心悠悠,二见心恍惚,越见越觉惊艳

如“虎嗅蔷薇”般的陋巷美人,哪怕埋没在人海中,也有着销魂之姿

天真不设防,浑身散发性感女人特有的娇俏,被岁月的沉淀愈发打磨得光彩照人。

这份美,要用时间去解读。

优谈TOP

甫一出道的舒淇,把这种美,绽放在“沾衣欲湿杏花雨”的身姿绰约中,赤身裸体的妖娆,没有人能抵得住;后又随着演艺经验的老道,她用表演艺术把“美”装进了不同的场景中,游刃有余,转换自如。

《夕阳天使》里,她是冷艳的刺客。

白色西装,干净利落,帅气洒脱

虽是夺命而来,但霸气冷艳,气势汹汹。

优谈TOP

《西游降魔篇》中,她又是美得倔强的段小姐。

身披月光,与风共舞。

目光柔情似水,飘飘欲仙。

优谈TOP

在《聂隐娘》里,则更精湛了。

舒淇化身孤独孑然的聂隐娘,遗世孤立,独来独往,欢喜悲欢都融进了骨子里。

优谈TOP

不管是成熟美艳,纯真迷离,亦或者妩媚艳俗,妖冶魅惑,舒淇都能很好地拿捏这份度。

分寸感,舒淇总能诠释出个人特质。

02

上周,冯德伦携手舒淇、让·雷诺、刘德华和杨祐宁等群星在万达影城举办了北京的《侠盗联盟》首映礼。

这部冯德伦的导演处女作,舒淇作为女主在其中大飙演技。

优谈TOP

荧屏中酷帅的形象,又迷倒一大片观众。

不管是和刘德华、杨祐宁的合作、还是对沙溢的将计就计,亦或者识破曾志伟的阴谋,舒淇显然很娴熟。

舒淇能演的,冯德伦都懂。于是,这个角色像量身定做似的,虽然粗糙的处女作不能完全让她大放异彩,但是这个人物贴切地对应着舒淇的一面。

优谈TOP

也是在这部电影拍摄之初,舒淇和冯德伦两个人刚刚宣布完婚讯

世纪性的相遇,兜兜转转。

9月3日的微博,全成了看客们的恭喜,盘点了两人的所有感情线。

舒淇和冯德伦的藕合,是“20年友情变爱情”,也有说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不过是几乎所有人都愿意相信的,是相爱让他们彼此等到了合适的人

他懂她的脆弱,了解她的软肋,也愿意为她撑起一片广袤的天地。

那一刻,冯德伦之于舒淇,爱情之于40岁的她,都是再合适不过的。

优谈TOP

舒淇,总算等到了她的爱情。

那个在风雨里等她,守着她“云开见月明”的人——冯德伦。

03

但在冯德伦之前的几段爱情,郁郁寡欢的多,牵肠挂肚的多,本非遥不可及,可偏右惨淡收场。

舒淇的爱情,远不如她的角色那样幸运。

爱过和所爱的,都有过不堪的曾经。

最先也是最痛的,是——

黎明

黎明和舒淇的恋爱谈了7年之后,和神似舒淇的乐基儿恋爱到离婚也是7年。

黎明定是深爱着舒淇的,但他们终究没有迈过七年之痒

优谈TOP

黎明是小时候跟随家人从北京移居香港的,虽然能说一口流利的广东话,但普通话更多时候让他感到亲近。

内地是他的根,而普通话让他在久逢甘露的香港有一种来之不易的亲切感。

彼时,正好遇到了来自台湾的舒淇,一拍即合,言语上异常舒畅,相处又毫无隔阂。

而舒淇,又何尝不喜欢眼前这个温厚淳良的男人呢,谦谦有礼,让他有一种安全感。

他们的相遇,互生好感。

优谈TOP

那时是《玻璃之城》的拍摄,他们假戏真做坠入了爱河。

阴差阳错间,他们恋爱了

这是他们荧屏上的第一次合作,各自扮演了一对有家室的中年男女,却纷纷出轨,毫不意外地,他们爱上了对方,发生了一段婚外情。

相爱很美,可深爱很难。

如同镜中水月的爱情,早晚会人去楼空!

优谈TOP

荧屏外也是如此。

虽然彼此深爱,却也未成善果。

两个人的恋情,一度是香港的热闻。

那时,“四大天王”的头衔满城皆知,舒淇也正处于事业的攀升期。也就在这时,两个小青年不分彼此地进入了恋爱的热恋期。

一天夜晚,在跑马地的电车总站,两个人喝得酩酊大醉。醉酒出来,也顾不得自己身份,就手把手一路晃晃悠悠地走,走到铜锣湾的闹市区。

很赶巧,正好被半夜才收工的的娱乐记者撞了个正着。

优谈TOP

不过恋情的曝光,显然不是一件好事。

黎明的影迷们反应相当激烈,一度让舒淇成了众矢之的,“脱星”、三级片历史、暴露写真等被陆续翻出,她几乎被淹没在人们的口水中。

虽然黎明对她是好的,也爱到骨子里,可一度因为甚嚣尘上的舆论压迫,两个人的爱情并不顺畅,艰辛无比

加之黎明的父亲属于传统男性,表示了义正辞严的反对,不能容忍舒淇这样一个被那么多人“看过”的女人进门。

不接受,是黎明家庭的态度。

众所周知,黎明又是大孝子。

于是无力的反抗,死在了家族威严和舆论攻势下。

爱情的破碎,终究没能抵过世俗。

优谈TOP

而至于传过绯闻的张震,和那段因《最好的时光》相识的光景,究竟爱过吗,是最爱最深吗,是因为她敏感的“脱星”历史吗,谁都不曾参透。

不过,他们始终保持着朋友的关系。爱情不成,倒有友情的临幸。

所幸,舒淇兜兜转转,把自己和爱情都统统交给了冯德伦,把那个活得澄澈的自己交给了最懂的人。

04

舒淇是台湾新北人,少时活泼张扬,时常穿梭在街头巷尾中,喝酒、打架、骑飞车,活脱脱的一个野孩子,叛逆洒脱。

说不上美,但绝对够疯。

这种“疯疯癫癫”的习性,让舒淇吃了不少苦头。

直到十六岁时,被星探发掘,随着走上了业余模特的道路,舒淇才学会了安分。

安份,但绝非妥协。

为此,在早年出道的这阵时日,舒淇拍下了不少写真,1995年更是为成人杂志《阁楼》拍摄全裸写真集。

仅仅是拍摄,她从不越矩;一身傲骨和执拗,让她吸引了不少关注。

王晶就是其中之一,他相中了舒淇,并频繁让她出演起三级片的女主,其中就包括让她一炮而红的三级电影《玉蒲团之玉女心经》。

这部电影,一度让舒淇因为“脱星”名声大噪。

优谈TOP

同年,她又接演了尔冬升执导的香港电影《色情男女》,拿下了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和最佳新人两项大奖。

彼时的舒淇,满是青春的元气,颇具叛逆与反叛精神,任性而大胆。

优谈TOP

她“一脱而红”,却经受得住诱惑,不把自己固话为三级片女主;她肯努力,肯磨练演技,这才有了大放异彩的作品。

从三级片《玉蒲团之玉女心经》开始,舒淇之后演了若干角色,演活了若干角色。

《玻璃之城》里,她与黎明的凄美爱情缠绵悱恻,虐哭了大批观众。

《我最好朋友的婚礼》中,虽是剩女,却凭借大胆追逐感情的过程感动世人。

《寻龙诀》里,舒淇潇洒决绝,濒死时的情深,痛失爱人的无助,宛然历历在目。

娴熟地游走在各种类型的电影里,舒淇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演技派。

05

但真正让舒淇走出“脱星”这座围城、理解到表演的精髓,则仰仗于一个人的开导:

侯孝贤。

由三视影业出品、侯孝贤执导的《千禧曼波之蔷薇的名字》,打开舒淇演戏的大门。

那时大家普遍对舒淇的印象还停留在长腿艳星上,议论纷纷,断言她是演不活这样的角色的。

舆论铺天盖地,都不看好她。

后来的报道也屡见不鲜地报道了舒淇的种种脆弱:

“跟侯孝贤去戛纳时,舒淇常常一回到房间就开始哭。”

“舒淇快要放弃这个角色了。”

“艳星是演不好侯孝贤的片子的。”

不过流言止于智者,侯孝贤确也是名导。这一遭,舒淇不光第一次真正知道了如何演戏,也第一次自觉意识到表演的内涵和角色应该传达的价值导向。

当所有人等着看笑话的时候,舒淇用实力打了他们的脸。

优谈TOP

到2005年与侯孝贤的第二次合作时,名为《最好的时光》的电影,舒淇一人分饰三角。

三个角色各具特色,分别展现着不同时期的美:

或青涩、或古典、或堕落。

这部戏,舒淇显然是真用了心,也入戏太深,八个月未能走出。

凭借《我们的时候》,舒淇不负众望地拿下了那年的金马影后

优谈TOP

合作《聂隐娘》时,恰恰是两个人最懂彼此的时候。

舒淇的角色,在精湛的演技和出众的影像声色中,宛若淌在寂静无声的河流中,“无声说有声”,一代女侠,让侯孝贤拿下了金马与戛纳的最佳导演奖。

优谈TOP

知遇之恩,莫过于此。

舒淇和侯孝贤一直都相互成就着。

脱下“脱星”的外套,她成了一个真正的好演员。

06

时至今日,总有人迈不开过去,用22年前的历史定义一个人,用传统的视野定义一个人的格局。

就像姚笛,总有类似“一朝为小三,终身是小三”的论调去评价她。

而舒淇,也总有把思维留在封建里然后冥顽不灵的嚷嚷着“她脱了一次衣服,就会脱一辈子衣服”。

这可笑吗?特别可笑了!

舒淇固然撇不开拍三级片的过去,但她也有文艺片和剧情片的代表作。

用固步自封的眼光去评价,荒谬且荒诞。

优谈TOP

也许,舒淇早就忘却了,翻开了人生的新一页。

摆脱“脱星”固然是不容易,可也并非那么不容易。

困难,是我们造就的,去定义的。

而记得这个头衔的,只不过是我们,也只有我们。

我们的自以为是,可笑又浮夸。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