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网友讲述她老家的那些灵异故事,晚上睡不着了
小寇鬼故事

优谈TOP

1、

老家有一个邻居以前是开长安车的,专门在城乡之间运送货物和人员.在那几年里,开长安车的可都是很能挣钱的一份职业.不过他似乎没有开多久时间的长安车,然后突然就不开车了,把车卖了去干别的了.这种反常之举自然引起了邻人们好一阵子的好奇.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邻居他妈到我们家里来缝补衣服(我们家是做缝纫的),坐着和我婆婆闲聊.在闲聊中才把她儿子突然决定不开车了原因说出来:说是几个月前,她儿子拉货跑长途去了长石(老家那里的一个乡,离市里有100多公里),歇完货后已经是晚上1点钟了,由于这段路他跑了很多趟,很熟悉,所以就决定连夜往回赶,回家里面休息.去过四川的人都知道,四川的道路多是盘山路,一边是悬崖,一边就是山体,虽然距离不长,只有100多公里,但是道路条件不好,基本上需要开2到3个小时.开到盘山路的时候,她儿子小心翼翼的放慢了速度往前开.突然在一个比较陡峭的拐弯处,看见靠近悬崖一边的路边有一个女的向他招手,似乎是想要打个顺风车.晚上视线不好,她儿子也没看清楚女的长啥样,只是看见那女的穿一身白的衣服,在风里面衣袂飘飘的.山里面车少,或许是这种打顺风车的事情发生过多次了,但是这么晚了还有人搭顺风车还是第一次.不过她儿子没怎么考虑就在离那女的几米远的地方停车了,准备载那女的一下.她儿子停下车,打开驾驶室车门跳下,往那女的站立的地方走去.绕过车头,却没有看见刚才那女的.夷,难道是自己眼花了.她儿子跳上车,通过挡风玻璃往前一看,那女的还在,穿着飘逸的白色衣服向他招手.他又跳下去,绕过车头一看,根本没有人!一下子,她儿子头皮就麻了,赶紧跳上车,加足了马力,一路没停息,一口气回了家.回了家就一下子病了好几天.病一好后就把长安车给卖了,然后决定再也不跑长途了.

婆婆说,可能她儿子就遇到鬼挡路了.幸亏他跑的快,不然结果肯定是连人带车掉到悬崖下面去

2、

老家那边有个说法,就是石匠家的矬子,木匠家的墨斗,裁缝家的剪刀都是辟邪之物。因为我们家是做缝纫的,所以剪刀有好几把,每把都大约有1、2斤重,用来铰布料的。下面这个故事,可是我亲身经历的。

那是我读初中的时候,家里比较小,所以我爸和我的床都放在了同一个屋里,只是中间用凉席隔成了两间。那天晚上我很早就睡觉了,因为第二天要上课。但是迷迷糊糊的就被一阵吵闹声吵醒了。声音是从我爸那边传过来的,似乎是爸在骂什么人?“你赶快给我滚开”,“再不走你给你好看”,“你他X的是不是不走”类似的话爸爸说了好一阵子。爸爸的声音很大,我吓得不敢动,因为这个房间里面只有我和我爸两个人睡,那爸爸是在跟谁说话?我大气不敢出,只是使劲把被子蒙在头上,耳朵一直倾听爸爸那边的事态发展。后来爸爸也是大概说话说累了,就麻利的起了床,蹬蹬蹬的下了楼,从楼下拿了一把大剪刀,并在空中剪了几下,嘴里说着:你再来,试试看,然后把剪刀就放在枕头下面。过了一会,没有再听到什么声音,于是我就在迷迷糊糊中睡过去了。

第二天我问爸爸是昨晚上他在跟谁说话?爸爸说那天晚上他一闭上眼睛就模模糊糊的感觉有个穿红衣服的女的立在他床头,耷拉着头发,但看不清什么样子。所以他一直都睡不着觉。后来拿了把剪刀放在枕头下面才睡得下去。我大汗,从此我的钥匙串上无论如何,总是会带把小剪刀的,一是为了方便,二是心中有些害怕啊!

3、

老家那边有种占卜术,是用鸡蛋做材料.先是在鸡蛋上画一些符,然后把鸡蛋放到火堆里面去烤.鸡蛋一受热就开始爆裂,然后蛋清蛋黄什么的就开始从裂开的蛋壳缝往外冒,等鸡蛋差不多熟了的时候就拿起来,根据蛋壳外面的裂缝纹路和里面的蛋清蛋黄状态进行占卜,占卜完后就让被占卜人把鸡蛋给吃掉.

我是不信的,但是我父母和奶奶信这个,并给我算了N次命,所以我也被迫吃了N个这样带着糊味的鸡蛋.至于算的命如何我已经记不起了,但是有一件事情可令我非常奇怪.那就是我是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人那里算过这样的命的,但是在占卜过程中,所有的占卜人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一点:那就是我忌水,最好离河啊,湖泊什么的远些.我一直觉得奇怪,如果这种占卜术是假的话,那为什么所有的人都会提到我忌水这一点呢,他们也不可能为了糊弄我们而互相串通吧.

不过,可想而知,我父母是多么反对我夏天在河里游泳了.基本上偷游一次,被发现了,肯定要挨打一次.我现在也很少再去河里面游野泳,不知道我是不是也相信那个占卜了.

4、

我二老子(姑父)刚工作的那几年,一直在一个叫白矿的煤矿当下井工人.白矿位于郊区,离县城并不是很远,但是在80年代初的那几年,那边还是个人烟稀少的地方.不过现在那边早已经修起了好几栋档次不错的住宅区了.

略微知道煤矿行业的人都知道,煤矿的下井工人都是三班倒,每天上8个小时,基本上每一个月都至少要上10天的夜班.当时我二老子是个年轻小伙子,抽烟喝酒都会来一点.这天晚上,井下事情比较多,等他从坑口下班出来时,已经是晚上1点多钟.由于跟同事倒班,他这次的夜班是已经连续上了半个多月了,他心中有些窝火,再加上夜里天气有点寒冷,他便在门房那边讨了杯酒喝,然后就拎着井下自己常用的那根钢筋棒略有醉意往回走。从坑口到他住的宿舍楼是一条农用机耕道,穿过一大片农耕地,路程并不是很长,走得快的话,一刻钟就能到家。但是那天晚上有点奇怪,二老子感觉似乎走了好长的路,但是还是看不到宿舍楼的那片灯光,而且这时候酒意也上来了,他一下子踉跄的跌倒在了地上。一阵疼痛从受伤的部位传了过来,他用手一摸,有点湿湿的,跌出血了。也正是这一阵子疼痛让他头脑顿时有点清醒。他抖抖索索的点了根火柴看了下时间,3点了,也就是说他至少在路上走了1个小时。怎么可能!他突然间似乎觉察到了什么,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遇到了鬼打墙!借着火柴微弱的灯光,他似乎感觉到后面有什么东西在动,他转过头一看,是一个巨大的黑影,在摇摇摆摆的往大里长。二老子想都没想,就顺手用手中的钢筋棒使劲地一挥,把那团黑影连腰斩断。然后便马不停蹄的往宿舍楼赶去,回到家里时,已经是夜里近4点了。回到家里后,二老子一直没有说那晚上的经历,直到好多年之后,才给我们几个小孩讲故事时的把这段经历讲了出来。他说他第二天白天的时候伙同几个人去找那天晚上记忆中的那个地方了,什么都没发现,除了一块断成两截的牛屎粪。二老子说可能是遇到牛屎鬼了,幸亏那天晚上他跌了一交,出了点血恢复一些神智,不然等那团黑影成了形之后,我们就没他这个二老子了.

以上内容由网友上传,与优谈TOP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