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知道得很少,就不要把世界想得过于复杂
秦朔女朋友圈
07月02日

优谈TOP

人工智能是被研究技术人员们建构出来的。所以,听工程师讲课,与听创始人、投资者、媒体人讲或写是不一样的体验。一步一步揭开面纱,其实它没那么神秘。

《盲眼钟表匠》,理查德•道金斯写的,国内在2005年出版过,他坚持认为,天择说是唯一可信的理论,他反驳智能设计论,坚信演化生物学,突变和自然选择是生命变化的两个基本概念。“钟表匠”就是造物主(18世纪神学家培里《自然神学》里的概念),钟表是世界运行模式的隐喻,自然运行的机制环环相扣、一丝不苟。计算机是不会自动优化模型结构的,人工智能也不可能有一天进化到有自己的意识。

“阿尔法狗”在围棋领域的胜利不代表它能在其他领域超越人类,它是一个深度学习的神经网络,是为了下围棋所设计出来的人工智能,靠猜测柯洁的下一步来做决策,它根据三个函数做计算,即:策略网络预测对手落子、评价网络计算胜率、蒙地卡罗搜索树计算最佳解,从而做出最佳动作。从“阿尔法狗”延续下去,人类在比思考速度上的所有项目都比不过计算机。下围棋,其实主要是靠脑子盘算得够不够快。据传,5秒钟内思考的工作都将被人工智能取代……

优谈TOP

一大波“消失”正在霸占我们的屏幕,也霸占我们的认知和心智。难道人工智能是洪水猛兽吗?

那我们普通人该怎么办?从一个女人的角度来讲,我们不该做“傻白甜”,也不该想得太复杂。

工程师们告诉我们,认知模型复杂度要与已知事实相匹配,模型复杂度要与数据规模匹配。对于一个监督学习模型来说, 过小的特征集合使得模型过于简单,过大的特征集合使得模型过于复杂。对于特征集过小的情况,称之为欠拟合(underfitting)。对于特征集过大的情况,称之为过拟合(overfitting)。

通俗点说,欠拟合就是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傻白甜”式地面对世界;而过拟合,就是把事情想得过于复杂,忽略了趋势和本质。因为样本总是有限的,人类的认识也是有限的,当你知道得很少,就不要把世界想得复杂。再讲得简单一点,《欢乐颂2》里面的包奕凡的妈妈包太太就属于这类。她知道得很少,又把世界想得太复杂,所以就拼命调查,试图不放过任何一个线索,最后的结局是不好的。很多人,都容易“欠拟合”或“过拟合”。

在人工智能面前,我们其实知道得很少,我们不是建构者,发明者。当一大波媒体都在宣称若干工作正在消失时,我们的态度就是,认真学习,丰富自己,当我们知道得很少,就不要把事情想得太复杂,吓到自己最不划算。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