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中国在美国的形象,要学犹太裔 全球观
秦朔女朋友圈
05月19日

优谈TOP

优谈TOP

19世纪90年代,在美国流传着一幅画,在这幅画上,自由女神怀中抱着中国婴儿。那个时候,美国对中国的想象几乎全部基于传教士带回的信息。

这些传教士告诉美国人,只要再有一些资金,中国就要基督教化了。因此,很多美国人以为中国将会是一个美国化、西方化、基督教化的社会。

当中国并没有按照美国的意愿变化时,美国对中国的误解开始逐渐加深。即便是在今天这个全球化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美国对中国仍谈不上了解,甚至有些误会还加剧了。

优谈TOP

比如,的确有很多美国人认为自己的工作被中国人抢走了,一些保守派看见华人,还会说,“回你们自己的国家去”。我们可以不在乎他们的观点,但我们无法回避中美关系。

优谈TOP

在中国人眼里,美国是个霸权主义国家,时刻充当着世界警察;而在美国人眼里,中国是个具有侵略性的国家,时刻威胁着美国的地位。随着中国经济和军事崛起,外媒也越来越多地指出中美迟早会陷入修昔底德陷阱。

尽管中方一再声明会寻求合作共赢、和平发展,但美国就是不相信,有位参议员就曾表示,“中国领土那么大,是怎么得来的?难道是通过和平获得的?”

另一方面,中国虽然一直很关注美国,但也并没吃透美国的文化和制度。比如很多中国的企业去美国投资或并购,依旧习惯于找总统或联邦政府。

实际上,总统和联邦政府很多时候起不了决定性作用。相反,地方政府和各种民间组织在具体事务上所扮演的角色更加关键。因为美国是弱政府,政府提倡公平竞争,不愿直接介入市场。

除了在经济和政治领域中美存在误解之外,在文化层面,美国对中国也知之甚少。你要是在美国街头,随便抓一个人,让他说出他知道的5个知名华人,那么他能说出的既不会是习大大,也不会是马云,更不会是范冰冰。

优谈TOP

然而,无论是西方主流媒体还是智囊团,真正来过中国的人少之又少,在中国生活或工作过的人就更少了,他们对中国的了解大多还停留在30年前。这对中国来说是不利的。

如果没有一个有效的沟通机制能够增进双方的了解,消除误会,建立信任,说不准哪天双方就会擦枪走火。那么,中国如何才能打消美国的疑虑,改善中国在美国的固有形象,从而将中美关系推向一个新的高度呢?

优谈TOP

长期以来,除了政府间的正式访问,我们习惯靠贸易和“中国通”。贸易固然重要,美国也不会忽略中国的巨大市场,但贸易是短期的,同时也是把双刃剑,弄得不好,就会有摩擦,加深矛盾。当然,如果在美国每一个选区都设立一个大型中国企业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至于“中国通”,他们确实对中国的认识更立体也更贴近现实,可他们很分散,也往往不是游说团就是智囊团成员,因此很难有效地影响美国的政策制定者。那中国到底该怎么办?

在复旦大学举办的“中美新型关系”讲座上,英特尔前董事总经理、美国白宫学者黄征宇表示,我们需要凝聚在美国本土的华裔。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已经有成功案例摆在我们面前。

优谈TOP

以色列成为美国的亲密盟友,犹太裔美国人发挥了巨大作用。印度和美国的关系得以改善,印度裔美国人也功不可没。

二战时期,一艘满载欧洲犹太难民的船横跨大西洋驶向纽约,但美国政府迫于德国政府施压,拒绝犹太人登陆,这艘船只好返回欧洲,船上的犹太人也全都被关进了集中营。而且,美国是一个以新教为主的国家,新教与犹太教的水火不容造成了很多矛盾。基于这样的历史原因,犹太人和美国人的关系可谓是剑拔弩张。在美国的犹太人自然也备受歧视,连顶尖学府都限招犹太裔学生。

出乎意料的是,犹太人只用了大半个世纪就彻底改变了美国精英对犹太人的看法,社会地位也发生了180度逆转。犹太人的数量不足美国总人口的2%,但是在一流名校中犹太裔学生的比例却常年保持在20%以上。

不仅如此,以色列作为一个发达国家,每年都会接受美国政府的巨额援助,很多美国官员都认为这笔钱应该给更贫穷的国家,但没有人敢公开提出取消给以色列的拨款。原因很简单,这么做会激怒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美国著名犹太人游说团),而激怒AIPAC的后果就意味着自身政治生涯的终结。

优谈TOP

犹太裔的团结是他们能在美国政权核心拥有一席之地的秘密武器。他们成立了一系列权益组织,用美国化的方式争取本民族利益。首先,他们抓住了两个以色列和美国的共同点,第一,以色列是中东唯一一个民主国家,第二,以色列也是一个宗教国家,而犹太教和基督教本属同源宗教。

你也许会说,以色列找的这两个共同点对中国来说都不适用,不管是政治体制还是宗教信仰,中国和美国的差异都太大了。但相比“冷战”时期,政治和宗教在当今的世界格局下已不那么重要。

就像沙特阿拉伯的政体和宗教也跟美国不同,但却并没影响美国和沙特的友好关系。你可能会说,那是因为沙特有石油,可自从美国大力开采页岩气之后,基本可以算得上是能源独立的国家,沙特在能源方面对美国的战略意义不大。

所以关键还是在于找准共同点,例如在环保、反恐、反核武等方面,中方和美方的立场是一致的,美国也需要和中国合作来达成目标,而这些领域在某种程度上远远超越了宗教、政治、文化和贸易。

有了准确的定位,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像犹太裔那样建立与美国决策者的长期私人关系。要想建立这种关系,说难也不难,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给对方提供竞选资金。不要误会,这不涉及权钱交易,是完全合理合法的。

优谈TOP

因为你要的只是一个跟决策者沟通交流和成为朋友的机会。不过决策者通常都很忙,哪有那么多功夫去见形形色色的陌生人呢?可如果让他们去见一个对他们而言有百利而无一害的陌生人,同时还能了解到更多信息的话,他们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吗?

因此,提供竞选资金只是敲门砖。还有一个诀窍就是选择和决策者背景相似的人去和决策者沟通,比如教育背景类似、从业经历相近,兴趣爱好相同等。因为两个背景相似的人有共同话题,更容易发展成朋友。

成为朋友以后,你的观点就更容易得到重视。对方不一定同意你的观点,但至少对方会多一个看问题的角度,也能更全面地了解你的需求,情感和意图。可要做到这一步,说简单也不简单,贵在坚持。

和决策者的私人关系需要持续全面地展开,单凭某个个体是无法完成的,所以团结非常重要。犹太裔在这点上做得相当出色,以至于所有新上任的参议员众议员,上台后去的第一个国家都是以色列。

优谈TOP

这也让他们能更直观更充分地了解以色列。此外,犹太裔特别有智慧的一点就是懂得平衡,他们没有党派偏向。去年,希拉里和特朗普角逐总统,很多中国人会问的一个问题就是,希拉里和特朗普谁会向中国示好。而对犹太人来说,这个问题根本不存在。希拉里也好,特朗普也罢,犹太人都会和他们搞好关系,因为这才符合犹太人的利益。

除了和决策层建立联系,犹太裔也为自己争取了更多的盟友,比如黑人、拉美裔、基督教教会组织等。少数族裔的人口比例正不断攀升,没有一个政客会不在意他们的选票。

与此同时,中国还可以通过与美国当地的社交媒体大V合作。传统主流媒体普遍认为中国是个不透明的国家,动机本来就比较负面。想要改变他们的看法太难,而且主流媒体的影响力也正在减弱,所以借助新媒体发声是个不错的选择。

优谈TOP

眼下中国最缺的就是一个美国本土的、能帮中国说话的团体,华裔自然是首选,可华裔最缺的就是团结。正如黄征宇在《征途美国》一书中所说的,美国公司里的华人员工在社交时会划分很小的派系。

优谈TOP

比如(中国)台湾人是一派,(中国)香港人是一派;北方人是一派,南方人是一派;老移民是一派,新移民是一派。华人在美国本来就是“少数派”,这么小的圈子里,还要人为地分成这么多派系,各个派系之间还没有太多往来。

在这点上,印度人比华人强很多。印度的每一个州因为语言、种族或信仰不同,派别非常多,经常发生冲突,但印度人到了国外之后却变得异常团结。在美国,只要你是印度裔,你就可以从印度人的组织中得到足够的资金参与竞选。

黄征宇相信,一旦华裔团结起来,懂得用好自己的选票,愿意投入金钱并建立有号召力的全国性组织,让自己的声音不断出现在媒体上,时刻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益,那么中美关系必然会产生根本性的转变。而如何才能将美国的华裔凝聚在一起则是我们急需思考的。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