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的蓝:越上网,越忧郁?
中夜四五叹
04月21日

作者:罗林

NO1

最近,D跟我谈了他对社交网站的焦虑。

他说,自己在社交网站上,只是一个虚拟的“工蚁”,不断地奔波和寻觅,始终也停不下来。

他刚打开社交网站时,会有一种强烈的兴奋感,觉得新世界展开在眼前,那里充满了新奇和趣味。他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东西,发现各色各类的人物。他找到的东西越多,他就发现世界越广阔,越需要他去进一步探索。

上网时间久了累了,他揉了揉眼睛,想要休息一下,却发现心里是深黑的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和什么人交流。相比现实世界,那令人疲惫而兴奋的网络,似乎更能吸引压抑的他。

他忍不住重新投入网络。那里的世界更充实。他习惯在网上发表自己的状态和感言,或者在好友的主页下不停留言评论。这样的他,似乎更自在激情点。

只是渐渐地,他的激情变成了麻木,他的愉悦变成了郁闷。他觉得自己很无聊,但仍然不停地刷刷刷。

他觉得,世界离他很近,又很遥远。他可以看到千里之外的人,去无法和面前的人自在交流。他可以和网友语音聊天、视频留言,却不习惯接现实亲友的电话。

他觉得自己在网络很热闹,在现实中却很冷清孤独。当他为此不安的时候,他也习惯在网络搜索,寻找和他类似观点的人,去抚慰自己郁闷的心灵。

慢慢地,他越来越觉得,那个遥远的虚拟世界,反而显得更加舒服,能够强化他的共鸣。

他说,在现实生活中,他没有太多真心的朋友;在社交网站上,他却有很多兴趣相投的友邻。网络可以完成很多的人设角色,可以给他很多的可能性和需要。他可以随意主宰一切,可以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这种愉悦和想象的虚拟空间,让他难以拒绝和摆脱。

NO2

在社交网络上花费过度的时间,已经成了很多人的感慨和烦恼。

近几年,国外临床心理学界流行一个新的研究话题:Facebook成瘾以及和抑郁症状的关系。

优谈TOP

所谓Facebook成瘾,指的是个体过度强迫地使用Facebook。尽管开始用Facebook时,他们抱着改善心境的目的,但逐渐失去了自我控制。他们出现了一些强迫症状,比如反复浏览网站信息,一天不停的登录网站。这严重影响了个人心情,造成了糟糕的生活状况。在Facebook成瘾中,强迫症状是很明显的特征。他们本人知道,过度使用Facebook并不舒服,但他们还是情不自禁。

这种既厌烦又不得不的心态,导致他们的情绪陷入恶化的循环

很多心理学研究发现,这种Facebook成瘾,可能引发抑郁的情绪。学者Kross(2013)发现,使用Facebook会降低生活满意度(自陈报告)。学者Blanchnio(2015)发现,Facebook成瘾者花在网站上时间越多,他们报告的抑郁症状越明显。一些研究发现,除了抑郁症状之外,Facebook成瘾者还会增焦虑和躯体症状的风险。Facebook成瘾还可能影响睡眠质量和社交质量。

现在很多学者认为,使用Facebook本身与抑郁症状无关。但过度使用Facebook,可能加重抑郁症状。有学者推测里面的因果关系,情绪糟糕的个体,更有可能滥用Facebook。学者Koc(2013)等人发现,拥有焦虑和抑郁症状的大学生,更可能过度使用Facebook。很多过度使用Facebook的用户报告,使用Facebook时有浪费时间的感觉,但他们停不下来。其中,社会不安全感、害怕被忽视、害怕负面社会评价,与Facebook过度使用倾向有重要关联。

这意味着,一些人把社交网站看成拯救现实社交的灵丹妙药,结果却事与愿违。他们反而陷入虚拟社交的泥沼中。

现实中心境糟糕的人,可能会更多依赖社交网站,作为逃避日常生活的手段。

使用社交网站之初(比如前20分钟),可能用户的心情是愉悦的,似乎日常的烦恼就没有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原先烦恼又重新涌现时,他们又陷入不安的压力中。他们可能不断地浏览好友活动,试图获得确认认可来缓解焦虑。这种反复浏览可能成为惯性,缓解焦虑的效果却边际递减。

同时,对于好友用户的自我展示,他们也会产生嫉妒的情绪。他们会在意好友用户参加什么有趣的活动,羡慕他们拥有什么样的稀有物品。这些都会提醒他们自身的缺陷,甚而引发进一步的焦虑和抑郁情绪。

在社交网站上,用户更可能形成理想化的自己。他们有很多方法改善自己的形象,精心美化自己生活中的细节,比如各种自拍和晒图。在网络上,他们可以成为自己的主宰,尽可能地操纵期望中的形象。

然而,他们修饰自己个人形象的同时,又对别人的形象极度不安。他们在虚拟空间建构的理想自我,在他人形象的映衬下非常脆弱。他们更容易陷入反复比较中,在比较中不断地修饰自己。这种社会比较的压力,和不断操作的疲惫,一点点地加重抑郁的情绪。他们变得很矛盾,很不安,也很无助。

在虚拟网络中,他们试图抓住什么,结果发现抓住的只是时间的流沙,以及现实生活中的失落。

NO3

在社交网络中,他们渴望寻找到期待的自己,却在不断奔波中迷失了自己。

如何摆脱这种忙碌而迷茫的状态?

也许,他们需要暂停社交网上的奔波,重新回到自身去审视内心。那里面有他的思维认识,他的情感关系,他的动机需要。他们需要更好地理解这些,去重新安放自己不安的心。

优谈TOP

心理咨询师的工作,也正是在这几个方面,协助个案更好地理解和完善自己。

一是在认知思维层面,改变负面的自动化思维。

这要用到一些认知行为治疗技术,例如垂直下降技术、检验归谬技术、辩护律师技术等。通过这些技术,个案可以改善自身的负面思维,促进对自身状态的的理解。

举个例子,一些个案可能具有灾难化的思维。他们会觉得,别人过得一定比自己好。他们会不断质问自己,为什么别人过得那么轻松,自己却过得那么艰难。由此产生的自责和内疚,会进一步恶化他们的情绪。这时,咨询师需要协助他们识别这些引发负性情绪的自动思维,以及背后可能的潜在假设。通过合理的自我辩论和放松技术,来让自己摆脱不合理思维的困扰。

二是在情感关系层面,促进对人际交流的理解。

我们在关系中收获情感,我们的情绪也受关系影响。很多个案在社交网站上过度上瘾,是因为他们无法获得满意的社会关系。他们对社交关系有种种期待,这些期待却无法充分满足,结果反而造成对现实社交的回避

那么,从心理咨询的角度,需要找到影响他们交流的种种因素,掌握一些促进交流的技巧方法。比如,如何对社交有合理的期待,而不为此过分焦虑退缩。如何入手合适的讨论话题,如何向对方更好地介绍自己,如何辨别交流中的积极信号?通过这些方面的讨论和练习,个案可以更好地却理解社交的性质和含义。

三是动机需要层面,强化自己的行动动力。

无论做什么事情,当个体有内在动机时,他们会有更强的行动力。这一方面,咨询师会采用动机访谈技术。通过明确个人需求和行动动机,来强化个案在现实中的行动力量。

其中,个案需要确定改变的理由,这些理由来自自己的愿望,他们需要明确自己的渴望,内心真正想要做什么;个案需要考察自己的能力,看看自己达到目标需要哪些条件;个案也需要理解自己的需要,这为自己行动提供强烈和紧迫的改变动机。接下来,他们可强化自己行动承诺启动自己行动的目标,并着手具体改变的步骤,来真正开始自己的人生行动。

NO4

社交网络是一个令人着迷的世界。

它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人际黏土,让我们可以设想各种憧憬的可能。

然而,当我们用黏土塑造自己的作品时,却发现它们依旧带有自己的阴影。

说白了,虚拟世界的社交生活形态,只是我们现实情绪的想象折射而已。

换句话说,社交网络可强化我们的想象期待,却并不能改变现实中真实的自己。

优谈TOP

我们真正的自我和情绪,还驻留在现实的角落中,等待我们去发掘和改变。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