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官场,秘书经历也至关重要,而这个秘书令人……
秦朔女朋友圈
04月17日

优谈TOP

眼下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不少内容谈到官界中的“学阀”及官员 “秘书”所具有的影响。日本的情况和中国略有不同。官僚是通过考试上来的,基本上由各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垄断,学阀的作用更为明显。东京大学等著名国立大学的毕业生,占据着官界的重要岗位,比《人民的名义》中某大学的师生、学长学弟的关系要更加紧密。国会议员等是民选出来的,学历可以不高,毕业的学校可以很没有名气(如安倍晋三首相毕业的大学,几乎没有什么人听说过,毕业生中能出首相,估计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当议员(大臣或者首相)最重要的背景在于做过“秘书”。可以说,日本国会议员中,没有一点秘书经历,想有所成就非常的困难。

看看今天的安倍内阁,安倍晋三首相在出道前是外务大臣安倍晋太郎的秘书;厚生劳动大臣盐崎恭久做过总务厅长官盐崎润的秘书;外务大臣岸田文雄做过众议院议员岸田文武的秘书;农林水产大臣林芳正做过大藏大臣林义郎的秘书;官房长官菅义伟做过众议院议员小此木彦三郎的秘书。更多的秘书出身的大臣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以上数人的经历足以说明当秘书背景对当政治家有多重要。

但并不是所有秘书都能顺利接班。一个议员在东京总要有三、四个秘书,在自己的选区再雇佣几个。能力大的议员,包括兼职秘书在内,有几十个的不在少数。有时在东京银座喝酒,一晚上在不同的地方能碰到同一个议员的几个秘书,可想而知秘书的数量有多大、多多了。

大概在十几个秘书中,只有现任政治家的儿子或者侄子,最后能在政治舞台上露出头角,成为安倍晋三那样成功的政治家。大多数秘书默默无闻,特别是在选举中落选后,秘书也就失去了职务。每次选举下来,在东京要找个给政治家当过秘书的人来自己的企业做顾问什么的,估计总能找到几百人。

优谈TOP

日本泡沫经济时期,最有名的秘书是首相竹下登麾下的青木伊平(Aoki Ihei)。他给笔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优谈TOP

秘书的重要工作:找钱

日本见过很多政治家的秘书,知道他们的最重要的工作是为政治家找钱。

日本政治家是很需要钱的。比如安倍首相的夫人去见个私立学校的校长,因为特别赞同其复古、右翼的教育理念,把秘书支开后,偷偷送了100万日元。政治、教育理念的相同,让政治家付出一笔不小的费用。至于培养自己的派系,支持某些人参加竞选,那就更需要钱了。当上了国会议员的人,大都会选一个派系。像首相等老牌政治家,拉新议员进入自己的派阀时,最简单的办法也是让钱说话。笔者听某个议员回忆相关的情况时,对方说去见了某个党内大佬,想进入这位大佬的派阀,那天在离开大佬办公室的时候,“他把五捆日元,很熟练地塞到了我的衣服兜里。”对方说。五捆该是500万日元吧,当然这既不用开发票,也没有任何人看见,和安倍夫人给某校长100万日元同出一辙。

为企业等在国家经济政策上提供特殊服务,这是最正常的获取政治献金的途径。为大企业服务,也需要为中小企业服务。让强者更强,但同时不能完全忽略弱势群体,也要为弱势群体做一些事,比如为孩子数量多的家庭提供特殊资金支持等等。政策五花八门,政治家不一定都懂,这需要秘书去交涉,然后形成某些在议会上讨论的文案,最后做成法律,在日本推行开来。

秘书与企业的联系最多。

优谈TOP

竹下登的秘书青木伊平,和竹下是同乡,两人岁数也大致相当,对这位同乡同龄的秘书,竹下一直另眼相看。人脉广,和企业的关系深,该是竹下对青木器重的重要原因。

在泡沫经济时代,虽然社会上的钱突然多了起来,但需要用的地方更多,秘书也就更要四处找钱,任务也特别的繁重。企业来的一笔一笔捐款,需要造册登记,支出的时候也一样。政治家很多时候需要活钱,这就看秘书的本领了。

优谈TOP

活钱往往很脏

木秘书在企业众多金钱关系中,有两件事在泡沫经济时代具有典型的意义。

第一件事是“金莳绘时代行列”屏风事件。在连载泡沫时代的检察官及律师一文中谈到的“田中森一”就和这个事件有紧密关系。田中是因为不满国家对此事的调查,愤而辞职,后来成为黑社会守护神的。

8000万日元的金屏风,到了泡沫时代忽然飚升到了40亿日元,“只”涨了50倍,在那个时代基本属于正常。很多时候,价格就是个数字,买金屏风的时候,不会像上个世纪50年代的房地产商那样,用个大床单捆上几千万日元,往车后备箱里一扔,然后运到自己心爱的酒吧老板尾上缝那里。到了80年代,转账支付在日本已经很普及了。屏风还是那个屏风,溢价出来的39.2亿日元中,青木秘书从画商那里拿走了5亿日元。

以日本人办事认真的风格,青木拿到5亿日元后,留下了一张字据,后来日本政界称之为“青木记录”:上面一行清秀的字写着“给竹下登5亿日元”。这个后来让竹下、青木都相当的难堪。

这边5亿日元的事还没有处理完,青木就摊上了利库路特事件。

优谈TOP

| 1989年2月13日,日本东京检察当局以行贿嫌疑犯的罪名逮捕了利库路特集团前董事长江副浩正,从而为查清日本战后最大的贿赂案之一利库路特案件打开了缺口。竹下政权也因此而陷入了严重危机。

利库路特(Recruit)是一家为学生介绍工作的企业。日本在战后实行人才锁国政策,不从周边国家引进人才,在经济高度增长时代劳动力匮乏,这让人才介绍企业有了异常发展的机会。利库路特公司股票上市前,老板江副浩正将股票送给了政治家竹下登等人,此外还向媒体(如《日本经济新闻》社长)、文部省官员、劳动省官员等众多的人赠送了未上市的该公司股票。在股票上市后,政界、官界、企业界及媒体的人都得到了相当多的好处。

顺带说一句,卷入利库路特事件的政治家中,除了竹下登首相外,还有当时任自民党干事长的安倍晋太郎、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大藏大臣宫泽喜一、自民党政调会长渡边美智雄等。自民党内接受了江副送来股票的政治家数十人,在野的社会党、公明党、民社党等等,也卷入其中。在那个时代,如果没有收到江副老板赠送的未发行股票,该让人觉得这个人的政治等影响力不够。

也还是出于极端的“敬业”,青木或者说竹下首相与利库路特公司的关系,也是有据可查的。在1987年竹下竞选自民党总裁时,竹下办事处向利库路特公司“借”过5000万日元。在日本国家调查竹下事务所与利库路特公司的关系时,青木秘书拿着事务所账簿去的检察院。那账簿上明明白白写着“借款5000万日元”。至于何时还的,事务所的感觉是“后来很快就还了”,检察院负责人也马上就认为“可以理解”。这招致田中森一检察官的不满,成为他辞职的主要原因。另一方面,在日本坚持做独立调查报道的《朝日新闻》,在1989年4月23日将此事报道了出来,引发轩然大波,让竹下内阁很不好受。

由于媒体不断报道的金屏风事件、利库路特事件等等,竹下内阁支持率只有3%多一点。这年竹下登正式导入消费税(当时的税率为3%)。如此低的支持率,让竹下已经难以支持。4月25日,竹下宣布辞职。

优谈TOP

优谈TOP

秘书的终局

《人民的名义》中,秘书成为市委书记、法院副院长的人不在少数。日本的情况是,很多做过政治家秘书的人,后来经过选举磨练当选为国会议员,在日本政坛上叱咤风云。不过,青木伊平秘书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虽然身为秘书,但竹下对青木相当的敬重。日本的秘书没有中国电视剧中秘书对官员唯唯诺诺,惟命是从的感觉。

一位和竹下有着很深关系的政界通对笔者说,“很多次在竹下家里打麻将,听到是青木打来了电话,竹下立即去座机那里接电话。不管竹下兴致多高,基本上这场麻将该到头了。竹下夫人会很客气地招呼大家结束这天的麻将。”

青木绝对对竹下忠心耿耿。

4月25日,竹下因为利库路特事件等决定辞职后,第二天,青木在自家床上先是割腕数十刀,血流成河,在足以让自身痛苦之后,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自缢成仁。

当青木自杀的消息传到竹下事务所时,竹下的另外一个秘书,曾经做过警察的上野治男第一个打开门,冲到了房间内。当时青木身边的人尚未报警,知道青木自杀的人仅限于竹下事务所相关人员。

“我年轻的时候,看到的各种自杀他杀现场算是不少了,但从未见过如此惨烈的情况。”

上野说。

优谈TOP

青木留下了写给竹下的遗书,淡淡的几行字中,表示了对竹下的感谢,没有任何怨言,也没有任何遗憾。

“大概是看到竹下已经辞职,自己能做的都做了,自己的生命也就该结束了。”

同样作为秘书,服务在首相身边,大野这样为青木的自缢做出了解释。

1989年4月后的日本政治,有国会议员的自杀,有地方议员爆出的种种丑闻,但笔者未见秘书自杀的。

泡沫时代已经过去了将近三十年,不论日本自己,不论日本周边的一些国家中的日本通,如何为日本这二、三十年唱赞歌,把日本描绘成依旧歌舞升平、民众安居乐业,但笔者从政治的角度看,国会那些政治家的无责任、不作为在成为一种常态。做过安倍首相秘书的人(如国会议员井上义行),能够选择自民党之外的党派参加竞选,尽管在政治主张各个方面与安倍保持了一致,并且在外流浪数年后,回到了自民党怀抱,但换成了解泡沫经济崩溃前的日本,或者说作为一个对青木伊平那样的首相秘书还有些印象的人,对今天的日本政治,日本经济已经完全不能理解。

是的,一个时代已经彻底地翻了过去。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